瑷晴

2018

已经是2018的最后一天了,写点什么来纪念这一年吧。
2018,对我而言是泾渭分明的。上半年,一张黑白分明的时间表将我的生活规划得明明白白。早上六点二十分起床,一阵长长的、尖锐的哨声,切断所有或美妙或惊悚的梦境。再如何留恋被窝的温暖,听见舍友接二连三下床的声音,也不敢和被子缠绵到六点三十分以后。穿衣直接在床上完成,然后下床洗漱。轮到我值日的时候,洗漱之前先把阳台的垃圾拿进宿舍,放在我自己的桌下,不然我很可能会忘记。我总是丢三落四的,得要舍友不断地提醒。印象最深的一个场面,是准备出门了,突然被lyk叫住:“姐,你倒垃圾没有?”当时她一脸凶相,把我吓得不轻,赶紧回去拿上垃圾。回想起来还是很感激,我这人有各种各样的小缺点,209包容了它们,1505包容了它们。感谢你们让我拥有了自信的勇气。包容归包容,改还是得改。2018立志要改掉的毛病,依然有很多没有达成目标,只好在2019继续努力了。
六点四十出门,五分钟买好早餐,冲向教学楼,钻进教室,左手包子右手水笔,缩在高高的一沓书本后边刷题。一边写一边祈求休息铃声赶紧响起,这样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趴桌睡觉。接着早读。忘了是哪个老师先提出的自由朗读,应该是语文老师吧。初衷是让大家针对性地读自己不熟悉的课文,但实际实施起来,却变成了自由聊天。而且因为大家知道会有这么一段时间,连前面的齐读都变得心不在焉。自由朗读的时间越来越长,最后索性整个早晚读都是自由朗读了。早读时好好读书的还占多数,毕竟大家都没什么精力聊天。晚读的时候,可就沸沸扬扬了。当时我和同桌在晚读时间聊了很多,从时事热点到新番剧情,从吐槽老师到畅想未来。我们都被自己和对方所描述的光明过头的未来逗得大笑,一边笑一边想着,说不定真的能实现呢。那大概是我最纯粹最乐观最相信梦想的日子,通往梦想的途径触手可及,只要把手上的每一道题写好,只要把六月的那一次考试考好,我们就能迈出实现梦想的第一步。那段时光,是我度过的最有“青春味”的青春时光。
六月七日那天,天空一碧如洗,云朵洁白,阳光灿烂。我们嘻嘻哈哈地笑着,坐上公交车,车窗外的老师们向我们挥手告别,说着“加油,加油”。什么蟾宫折桂,六月称王,直上青云,豪气冲天的话语,到了最后说出口来,也只是“加油”二字。进了考场,坐下来,接答题卡,写名字,贴条形码,看试卷。等开始铃声一响,便动手做题。有些题目信手拈来,也有些题目半蒙半猜。一切如常而已。出了考场,甚至还特别激动地给向阳发短信:“今天的阅读题是大刘的《微纪元》!”六月八日晚上,全班人聚到包厢里,换下统一的绿色校服,各个都精心打扮。如同挣脱了囚笼的飞鸟,凌空飞翔,羽毛斑斓。开啤酒、碰杯、欢声笑语、相互拥抱,这是狂欢,也是告别。记得我离开包厢时,GT抱住了我,说:“你一定会考得很好。”我笑着感谢她,感谢她的祝福,感谢她愿意给予我拥抱。父亲因为有事,一时还不能来接我,我便坐在酒店大门外的台阶上等待。一个一个熟悉的面孔陆陆续续从酒店里出来,从我面前经过,祝福我,然后告别。我一次一次地说:“谢谢。”“再见。”谢谢和你们一同度过的光阴,愿我们能再次相见,后会有期。我还看见两位学生,拉着老师,往酒店里走:“老师您来得正好,大家都在呢。”那不是我的老师,我的老师当晚因为各种原因,没来赴宴。他是年级主任,也是我们的班主任。作为班主任,他有很多地方是不合格的,我们常常在私底下抨击、抱怨。不过,他并不如多数人所说的那样暴戾和不讲道理。作为他的学生,我们对此再清楚不过。在许多时候我们恨他,但回想起来,也不能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个爱学生的老师,只是,方式不对。
说来奇怪,高考将我的向往粉碎得七七八八,可是我无论怎样回想,都无法将垂头丧气的词语加诸于那两天。高考只是一场平常的考试,毕业只是一次平凡的告别。无论后来发生了多少事情,我当时当地的真实所感,都不会改变。
2018年真正的分水岭,是七月十二日。那一天我看到了自己的录取结果。一个籍籍无名的城市,一个籍籍无名的211。和朋友在QQ上聊,“我差两分。”“这么巧我也是。”“两分横跨半个中国。”“两分横跨南北。”“我都想好自称XX村大学了。”“我还XX卫生院呢。”两个天涯沦落人不管不顾地撕开自己的伤口,放纵地开玩笑放纵地丧,要是我们面对面,说不定要相拥而泣说“现在流的泪都是填志愿时脑子进的水”。我填志愿时脑子里大概进了一个太平洋,以至于现在都还没哭完。很惭愧,直到现在我依旧无法轻松自如地谈论志愿,谈论现在的学校。一个回去复读的朋友说,她不是一个可以将就的人。现在我懂得她的意思了,不能将就,就是说,除了自己认定的那个目标,其他的,都等同于不存在。我以为自己能将就,设想了一千种可以接受的结果,然后呢,命运给了我第一千零一种结果。然后,我发现,除了这一千种生活之外的结果,我也不能将就。和父母吵了很久要回去复读,回到熟悉的生活模式,再填一次志愿,再不给命运任何玩笑的机会。最后一次我爸恶狠狠地问我:“你明年连211都上不了了怎么办!”“那我就认命了!”我妈过来劝我:“不,我们不认这个命了。”我想如果我继续吵下去,我或许就能成功了。但是,我退缩了,不知为何,退缩了。另一个朋友跟我说,是你太不坚定了。我认这话。是这样,没错。我没有独自前行的勇气,为了他人的温和,我杀死了未来。
七月十二日之后,我一直在逼自己适应第一千零一种生活。最开始的时候,失望、绝望,铺天盖地,排山倒海。放在以前,我恐怕只是压在心里,顶多在日记本上发疯发狂地涂涂写写。但是今年,我也有勇气点开某个QQ头像,写很长很长的一段话向对方倾诉。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很任性,将这么大的负能量全都倾倒在另一个人头上。不过,是对方先说的,“有什么不开心的话,可以找我发泄”。看见这句话我心里的小女孩哭得好大声,我一直在等某样东西,等了好久好久,原来就是在等这一句话。这一年说开了很多话,弄清了很多疑神疑鬼的事情,终于可以站起来,背起行囊,向青涩的过去告别,开始新的旅途。这一年,旧友仍在,养出了第一艘巨轮;新遇见的人们,温和善良。星星点点的金沙,闪烁在平凡甚至有些晦暗的日子中。
生活总是两面,一面黯淡,也有一面灿烂。三坊七巷算是个不错的景点,对面的达明美食街有待深入探索。舍友又疯又沙雕,欢乐之源从来不愁。部门工作忙忙碌碌左支右绌,但又有一种充实的意味。这一年最值得纪念的一件事,应该就是和刚认识的朋友一时兴起,考完四级就跑去了CP23,回到学校的时候,刚刚好是晚点时间。一个姑娘听说我这壮举,眼里闪闪发光:“CP好玩吗?”“当然好玩!”“那我们明年约一个?”“来来来!”
第一千零一种生活,自有它的欢喜。只不过,在很多时候,依然会想起成都。想念IFA大厦楼顶的熊猫,想念春熙路地铁站的zakuzaku,想念太古里的小资情调,想念宽窄巷子的喧闹,想念锦里的古色生香,想念川剧的温婉豪快,想念西财里繁茂的银杏,想念川大宽阔的荷塘,想念成都午后的暴雨,想念成都天空悠悠哉哉的白云,想念清早骑单车路过的交警,想念不经意间遇见的美丽姑娘,想念成都的每一座桥,每一条路,每一片叶子,每一朵花。以及我未曾见过的,成都的雪。也许能去吧,也许永远都去不了了吧。
2017年的末尾,我读到了《南方周末》的2018新年献词。那温情而向上的文字,深深打动了我。姑且在此借花献佛,作为我这随性而发的流水账的收尾吧: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沐浴新年的阳光,一些朝向内心的期许会在琐碎的生活中诞生,一些面向世界的梦想会从平淡的日子里升起。我们祝福你,祝福你的期许和梦想,在温暖的大陆栖息生长。
祝福新时代,祝你新年好!”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