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7.7日记

我父亲不知为了什么缘故,忽然策划了一场烧烤会。
我得知这一消息,是在六月底一次平凡无奇的晚餐桌上。
“我们过几天去吃荔枝鸡?”他说的时候对着我。
我稍稍思考了一下,话头就被我母亲抢了去:“不忙,等填完志愿再说。”
她的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我尚未成型的话语就这样夭折在喉间。
鸡飞狗跳的志愿填报结束后,这个话题终于得到了重见天日的机会。
我父母为了时间讨论了很久,考虑到我星期一、三、五的晚上要去羽毛球班,烧烤会的时间定在星期四。
可是星期四的晚上,父亲出外应酬,母亲因加班回来很晚。她一回到家,便吩咐我洗菜,加热剩饭。我仔仔细细地将今天的记忆拿出来翻检,确认他们并没有告诉我日期变更的相关消息,才小心翼翼地问:“今晚,不去吃荔枝鸡了?”
“嗯。你堂姐要准备一场星期六早上的考试,改到星期六晚上吧。”很正常的回答,没有讽刺,没有轻蔑,看来母亲那天的心情不错。
星期六,父亲说先去店里,他给我发了烧烤店的地址。拿给母亲看,她说:“我知道了。”
我不知道。从这个计划的提出到今天,将近两周时间,临到出发我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他们没想过要告诉我,我也没想过要去问。只是相信跟着父母走就对了。在外人看来或许我是一个乖巧到呆木的孩子,即使有疑问也极少向父母提出,只是保持半懵半懂的状态跟着走。向父母提出疑问,于我而言乃是需要巨大的勇气与心理承受能力才能完成的事情。
从前读过一个故事,说一户人家给哥哥找媳妇,想要性格温顺的女孩,遂娶了个温顺妇人的女儿,不想此女暴躁如雷,搅的家里不得安生。后来弟弟也到了成婚的年龄,媒人指点,最好娶个悍妇的女儿。家里半信半疑,上门一看,果然处处柔顺,过门后持家和睦。这
故事前半段我不知真假,后半段倒是深有体会。
我的父母都是性格强势的人。父亲是法官,需要威严震慑当事人;母亲从前是班长,又是家中的长姐,独自一人到城里求学,深知唯有自强方能不居于人下的道理。即使回到家中,他们也依然全副武装,甚至比在外的攻击性更强。每每他们要我做什么事,我因自身能力不足而向他们求助时,他们总要先讽我几句,大致意思是“这么简单,你还不会?”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帮我做完,末了少不得一句“窝囊废”。同样,我不懂的事情,向他们询问,得到的一样是讽刺与斥骂,似乎提醒我无能的后果比帮助本身更重要。我是一个朽木不可雕的蠢学生 而他们,就要用重拳逼我笨鸟先飞。他们的思路不错,只是对一个小孩子而言,记得住的往往是父母的负面情绪。爱这样高等级的感情,要过了十几年,才能慢慢品出来。我的潜意识里被深深烙下了“求助即会被惩罚”的观念,遇到棘手的事情,我想到的是如何自己解决而不麻烦他人,甚至自己解决不了也想自己扛着后果不让别人知道。久而久之,我变得内向寡言,同时因为不习惯向人求助,我也就失去了许多与人建立联系的机会,以至于被孤立。
我无数次地告诉他们,请他们改一改,请不要用居高临下的态度与我相处。但他们依然如故。这,已经成为他们的表达方式,要改,也改不了了。
我无法改变他们,只好拼命改变自己。只是童年种下的恐惧,终究难以连根拔起。只能强制性地在表面铺上鲜花,摆出一副光鲜的模样。尽管光鲜下是无尽的黑暗。

完整版原创人物塑造45题

你的铃堡:

请随意使用,只需标注来源




1 在300字以内,介绍一个原创人物的设定。(包括性格,外貌,特点,职业,生平等)




2 分析他/她/它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日后性格造成的影响。即,如果不在该环境中成长,他/她/它会失去或增加什么性格特质?




3 写一个他/她/它童年期的生活片段。




4 写一个他/她/它老年期的生活片段。如该人物英年早逝,请发挥想象。如该人物长生不老,请随意选取一个足够年长的阶段。




5 分析他/她/它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它爱情观的影响。




6 分析他/她/它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它三观(道德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影响。 




7 人物显著的性格缺点是什么?他/她/它为什么有这个缺点?你设定这个缺点的目的是什么?




8 接上题,描写一下性格缺点导致人物陷入困境/失败的情景。




9 人物最显著的性格特质是什么?他/她/它为什么有这个特质?你设定这个特质的目的是什么?




10 接上题,描写一下性格特质是如何让人物在应对变故时显得与其他人不同。




11 如果他/她/它遭到无故或是恶意的语言攻击,会作何反应? 




12 如果他/她/它遭到无故或是恶意的肢体攻击,会作何反应?




13 人物的什么特点是你在没有考虑太多的情况下,为了个人偏好而设定的?(如某种疾病,某种特殊喜好,某个习惯etc.)




14 人物的语言习惯是怎样的?他/她/它擅长口头交流吗?为什么?




15 选一个你的人物不擅长的领域(厨艺,学术,政治etc.),描写他/她/它不得不谈论该领域时的情景。




16 描写人物临终时的情景。




17 人物最大的恐惧是什么?分析他/她/它恐惧的根源。




18 接上题,分别描写人物被恐惧击败,和战胜恐惧的情景。




19 人物真正的追求是什么?他/她/它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得偿所愿吗?为什么?




20 人物最不可能做的事情是什么?为什么?




21 接上题,设置合理的背景,让人物自愿做他最不可能去做的事。




22 描写一下人物彻底绝望崩溃的情景。涉及原因。




23 人物和什么无生命的物件(订书机,塑料袋,卡车etc.)最有共同点,为什么?




24 人物最喜欢穿什么衣服?和你喜欢让他/她/它穿的一样吗?




25 清空头脑。写下最先浮上脑海的三个关于这个人物的词语。




26 他/她会如何应对生理方面的不适?




27 作为创造者,你最欣赏人物的什么特点?他/她/它身边的人也这么认为吗?




28 作为创造者,你最讨厌人物的什么特点?他/她/它身边的人也这么认为吗? 




29 在现代背景下,他/她/它会自己动手换电灯泡吗?




30 以人物的师长的角度评论一下他/她/它的能力与成就。 




31 描写一下人物在正常情况下吃饭时的情景。他/她/它对食物有偏好吗?有特别的进食习惯吗?




32 人物有心理阴影吗?如果有,请探究至少一个阴影的根源与它对人物性格与行为的影响。




33 使人物在24小时内拥有神的力量。24小时结束后,世界会有变化吗?发生了什么?




34 人物的学习能力如何?描写一下人物学习一项新技能的情形。




35 强迫你的人物写一篇短故事。他/她/它在不情愿的状态下会创造出怎样的故事?




36 把人物放进与世隔绝,没有任何娱乐与消遣的环境之中。人物会如何应对?




37 请亲友写一写这个原创人物。分析他人的同人文, 你觉得该人物的什么特质最深入人心?什么特质最不易把握?该人物写起来容易OOC吗?




38 人物的性生活是怎样的?他/她/它有什么性癖,形成原因是什么?




39 描述一下人物的手。这只手有什么特点?从特点中能看出什么?




40 讲一讲创造这个人物的契机。




附加·人物名字相关




41 人物的姓名是什么?你确定这个姓名之前是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还是很自然地认为他/她/它就应该有这个姓名?




42 人物的姓名有什么含义?




43 从人物的命名者(父母,监护人等)的角度出发,写写人物被命名的过程。




44 人物周围的人对这个名字都有些什么看法?他们是如何称呼人物的?




45 人物满意自己的姓名吗?为什么?他/她/它喜欢被怎么称呼?



7.1日记

今天是志愿填报完成以后的第一天。

一切都回到了常轨。

早上六点被父母起床、洗漱的声音吵醒,想来个回笼觉是不可能的——他们得上厕所,还得洗漱,还要到我的床边跟我交代几句话。直至他们七点半出门为止,噪声都会充斥我的耳畔,不会给我逃回梦乡的机会。

但比起填报志愿时那鸡飞狗跳,气势汹汹若钱塘大潮的争执,现在的吵闹,只能算是一朵小浪花。

八点半把自己从床上拔起来,九点半终于套好衣服出门觅食,轻车熟路地走到熟悉的麦当劳点了熟悉的鸡扒麦满分,端到座位上熟练地掏出手机熟练地解锁熟练地刷了起来。

不知怎么地就想起来还没在知乎上搜过对西南交通大学的评价,于是便在搜索框里输入大名,点开了几乎每所大学在知乎都会有的问题“在西南交通大学生活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出乎意料,或者在情理之中,铺天盖地的劝退。

学风一般,学科水平一般,固步自封,管理一刀切,风光不再,诸如此类。

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后悔了。不过转念也是庆幸,若填了志愿之前就看了这些负能量的回答,恐怕又要迷茫混乱不知如何是好了。

世上哪里存在什么十全十美?戴着挑刺的滤镜去看,清华北大,哈佛牛津也一无是处。一所大学的学子,本应是最了解她的人,不论是缺陷,还是长处。这些人本该是最有资格给后来人提供有价值的建议的,可惜知乎上的那些人只让我感到无尽的戾气,字里行间都透出“这大学配不上我”的傲慢。这样的人,一则缺乏客观冷静的态度,眼底都是阴暗,心底全是怨愤,真实恐怕早已在他们的脑内被扭曲成一滩烂泥;一则过于自我,全不考虑回答是答疑解惑,给人指路,只是自顾自地发牢骚,俨然将知乎当成私人博客,根本不想着怎么给填报志愿的高考生提建议;一则心胸狭隘,不知随遇而安,乐呵过活。他们怎配得上“大学生”的名号?不过是停留在中二年龄的幼稚少年罢了。

说到底别人的话,终究也只能做个参考;大学的好坏,还得自己去看。一所大学在那里,好是那样,不好也是那样。究竟是为了她的好而容忍她的不好,或是为了她的不好而割舍她的好,这选择,只能自己做。


十分简单的写作向氛围小练习

棉尾兔的灌木丛:

最近和朋友讨论写文玄学,提到了关于文字的“气息”这种玄妙说法。想了想,中文最优雅的地方,的确是某些句子和词语的组合会给人一种模糊的“气息”,也有助于塑造气氛和角色形象。而在描写某些场景时,不同的氛围也会让我们挑选不同的词语,句式,乃至写法。这大概就是表意文字的精妙之处吧。


因此即兴写个小练习,大家可以试试。


【老规矩,可自由转载,加不加原地址随意】




玩法,【组合一】为地点,【组合二】为事件,【组合一】+【组合二】任意挑选数字搭配,然后写。


(组合一的重点是地点,后续添加的内容可任意调整)


(roll点玩法更加刺激)




【组合一】:


1、住宅,黑夜中亮着灯光                


2、墓地,风雨交加                         


3、森林,树木密不透风                    


4、沙滩,开阔的海岸线                    


5、古堡,厚重的旧式建筑                 


6、教堂,哥特式装潢                        


7、公园,安静舒适                           


8、钟楼,孤独高耸                           


9、旧楼,破败且无人靠近                 


10、商城/市场,人群熙熙攘攘          


11、石滩,海浪拍岸而起                  


12、悬崖,高且没有植被                  


13、雪地,大雪纷飞                         


14、游乐园,人声嘈杂                      


15、人行道,阳光明媚                      


16、小区/住宅区,普通日常环境       


17、贫民窟,阴暗脏乱                      


18、长椅,绿树之下                         


19、聚会,室外烧烤                         


20、床,安静的夜晚                          




【组合二】:


⑴久别重逢/再会


⑵精神紧张的等待


⑶追逐/逃离


⑷案发现场(谋杀)


⑸游玩/玩耍/互相开玩笑


⑹交换秘密


⑺藏起/寻找某物


⑻普通的日常时光


⑼一起度过的闲暇


⑽告白/诉说爱意


⑾治疗伤口/治疗他人伤口(含精神创伤)


⑿坦白某事


⒀受到威胁/危险/胁迫


⒁打破/破坏某物(含精神层面/关系)


⒂保护(守护)某物/某人


⒃告别


⒄战斗(含非武力的精神层面)


⒅失去重要存在


⒆试图靠近/搞好关系


⒇死亡/离别



屯个脑洞

if线太敦
很久以后,连太宰先生的面容都已想不起来,中岛敦却还是记得那双手的温软。
他从孤儿院中逃出,化为虎的形态,在夜晚的荒野中横冲直撞,若没有被那双手触碰,他大约已成为一头野兽。
他杀死院长,精神接近崩溃时,依然是那双手,让他变回人类。
他拍了拍他的头,说:“去保护镜花吧。”

假如能见到十六岁的我

我时常想,如果有一个机会,让我能沿着时间逆行,来到十六岁的我面前,我要对她说些什么?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机会,那么我会看到一个外表邋遢、眼神躲闪、畏畏缩缩的不太讨人喜欢的女孩子。

十六岁,是一个繁花锦簇的字眼。那时候我也以为自己可以拥有青涩的初恋、真挚的友谊、吵闹的日常,以为到了十六岁,这些东西自然就会来到我身边。曾经跟一个笔友交流时,说到她的字写得太丑,笔友答,到了高中自然就会写得好的。然而直到现在我的字也依然一塌糊涂。所谓自然而然并不是凭空而来,如同要形成一场飓风,最初也要有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她从前有一个误区,以为只要心灵善良,再加上一点一技之长,就能交到朋友。后来磕磕碰碰,才懂得酒香也怕巷子深。人们如何对待一个人,取决于他在他们眼里是怎样的人,而非他是怎样的人。我的确有点文采,只是常常为了看书而略过洗头洗澡;我的确会倾尽全力地对朋友好,只是她鲁莽且尴尬的搭讪总是会将人吓跑。某种意义上,社交技巧是与人品同等重要的生存技能。一个性情恶劣背地里人说人唾的奇葩,只要她懂得吸引大家的目光,懂得在集体活动中表达自己,那么他也可以拥有成群的朋友。即使这样的朋友几分是真几分是假还得掂量掂量,可聊胜于无。对一个自认为自己不配生活在人群中的自卑者而言,即使是拥有几个浮于表面的朋友,也是值得羡慕的。

人情既浅显又高深,我并非不懂得这些社交技巧,也并非没有去实践过。初中时我致力于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开朗外向、活泼搞笑的角色,那时我以得到满堂笑声为荣,以为满堂的笑声,真是对我灵魂的喝彩。最后才发现,那是对毫无自知之明的小丑的嘲讽,是将我弃入黑暗角落的宣言。以后我就不敢做这样的实践了,并且为了防止重蹈覆辙,每天从醒来到入睡,都在反省。何止三省,或许三千省都不止。然而我并不是以反省来作为上升的阶梯,而是作为逃避的手段,于是我也没有“知明而行无过矣”。我反复地告诉自己,你就是这么一个外观邋遢、不知轻重、言语失德的人,好让自己接受被孤立和排斥的现实。你没有资格得到他人的爱,所以也不必去埋怨他人的疏离。埋怨只能换来更大的疏离。人类不安的源头,大多来自于自我定位与现实脱节,那时我给自己下的定位是,浪费空气污染土壤不入人眼的大型垃圾。这才符合我游离于人群之外的现实。

此后我便极力地避免主动与人接触,宿舍里所有人开着玩笑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团时我亦闭口不言,抱着一本书沉默地翻看。高一时读的书我现在大多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每每将自己从书中的世界拔出来,看见朝夕相处的同学们说着我听不懂的事,嬉笑着从我身边经过,约定下一个课间的热闹时,便觉得被一种深重的孤独包围。要走进那个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世界,需要跨过一个门槛。我不知道门这槛在哪里,也不知道这门槛有多高,只能无头苍蝇般在外围打转。白纸黑字的世界便不一样,它并不挑拣自己的读者,只要打开书页,就能给漂泊的灵魂一个暂时的栖息地。我以为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促使我翻开书本的最大力量,竟是孤独的驱赶,而非极致的热爱。

我生活在北回归线上的一座小城,明亮到眩目的阳光总是主旋律。所有颜色都在阳光下展现出最绚烂的一面,而我,沐浴这样灿烂的阳光,皮囊之下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面对这样一个十六岁的我,我该对她说些什么呢?

首先我会紧紧抱住她吧。她在人来人往的世界中中独自行走了那么久,独自凝望着心底的巨大深渊凝望了那么久。不论是谁,都只能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战胜深渊。但是,如果能有一个拥抱,如果能有一个人给予这种完全的包容感与依靠感,那么,至少在精神上,力量就会变成双份。人总是孤独的,人却也总是要结伴而行的。

然后呢?我要告诉她未来的事情吗?

 

十六岁的夏天即将结束时,我收到了一张道歉的明信片。道歉者是我的舍友,她性情直率、心直口快,我想若我有她十分之一的爽直,或许就不必在世界边缘如此挣扎。她说起话来毫不留情,讨厌的事情就说出来,不介意丢狠话,也不掩饰嘲讽。我因受过她的嘲讽,于是便自作主张地认为我并不是会被她喜欢的人。她的身上有我的理想,若不被她所认可,即代表着我不被自己的理想所接受。我缺乏爱自己的勇气。我希望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我希望我喜欢的这个世界也喜欢我,然而,我不认为自己有这样的资格。只有我的理想,才能给予我这样的勇气。我将理想寄托在他人身上,将赋予自信的权力完全交给他人。这是一种残缺,但我至今没有找到填补的方法。这自以为是的判断,成了压死我对十六岁一切美好幻想的稻草。

而那张明信片,恰恰是她对我的承认。

她说很抱歉曾经用语言伤害了我,很抱歉在我犯错时没有当面指出而是背地嘲笑。她说人无完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信。她希望我遇见更好的舍友,也称赞了我穿裙子时很漂亮。

我当时就要哭了。以后多少次想起,依然想要放声大哭。

原来得到日思夜想、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东西,是这样简单的一件事。我曾无数次看着她的背影,想叫住她,想问她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如果是的话,要怎么改。然而最终都没有问出口。因为害怕得到肯定的回答,害怕即使改正也无法挽回一塌糊涂的现实。但若我早些开口,煎熬或许就不会那么漫长。

有些话啊,想说的时候,就要赶紧去说。

承她吉言,高二时我确实遇见了一个很好的舍友,她开朗、外向、人见人爱,同谁都能很快地成为朋友,包括我。至此我终于相信,我也是可以被班集体接纳的人。黑暗褪去,旭日东升。尽管我依然沉默内向,尽管我在新的班级中依然游离在各个小圈子之外,但是,一切都不一样了。集体生活的基调不再是排斥,而是接纳。毕业聚会时我并没有说太多话,也没怎么参与他们的疯狂,但是,我离开包厢时,依然有人走过来,抱住了我。

这就是十六岁的我所一直渴望的吧。其实这个世界一直为我留着一个温暖的怀抱,其实一切的源头都只在于我没有勇气迈出步伐。

但是她会相信吗?她也许会露出不可思议、不敢相信的神情说,你开什么玩笑。

十六岁的我将自信与希望埋得太深,为了不让自信碰壁,为了不让希望成为失望,以至于时至今日我也没有将它们完全从地底挖出来。我也常常感觉这一切像是不真实的梦,我所苦苦寻觅的东西,竟然如此确实地被掌握在手中。但是,这的确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现实,是我遇见的所有人集合起他们的温柔所给予我的奇迹。

值得歌颂、称赞、铭记、永世流传的奇迹。

十六岁的我需要理想的认可,十八岁的我,成为了理想本身。

也许我只需要对她说一句话就够了。

“你会被称为天使,被真正了解你的人,称为天使。”


下周高考了。

给我一个能去川大的分数吧,给我一个去成都的理由吧,给我一个靠近喜欢的人和喜欢的事的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