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7.1日记

今天是志愿填报完成以后的第一天。

一切都回到了常轨。

早上六点被父母起床、洗漱的声音吵醒,想来个回笼觉是不可能的——他们得上厕所,还得洗漱,还要到我的床边跟我交代几句话。直至他们七点半出门为止,噪声都会充斥我的耳畔,不会给我逃回梦乡的机会。

但比起填报志愿时那鸡飞狗跳,气势汹汹若钱塘大潮的争执,现在的吵闹,只能算是一朵小浪花。

八点半把自己从床上拔起来,九点半终于套好衣服出门觅食,轻车熟路地走到熟悉的麦当劳点了熟悉的鸡扒麦满分,端到座位上熟练地掏出手机熟练地解锁熟练地刷了起来。

不知怎么地就想起来还没在知乎上搜过对西南交通大学的评价,于是便在搜索框里输入大名,点开了几乎每所大学在知乎都会有的问题“在西南交通大学生活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出乎意料,或者在情理之中,铺天盖地的劝退。

学风一般,学科水平一般,固步自封,管理一刀切,风光不再,诸如此类。

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后悔了。不过转念也是庆幸,若填了志愿之前就看了这些负能量的回答,恐怕又要迷茫混乱不知如何是好了。

世上哪里存在什么十全十美?戴着挑刺的滤镜去看,清华北大,哈佛牛津也一无是处。一所大学的学子,本应是最了解她的人,不论是缺陷,还是长处。这些人本该是最有资格给后来人提供有价值的建议的,可惜知乎上的那些人只让我感到无尽的戾气,字里行间都透出“这大学配不上我”的傲慢。这样的人,一则缺乏客观冷静的态度,眼底都是阴暗,心底全是怨愤,真实恐怕早已在他们的脑内被扭曲成一滩烂泥;一则过于自我,全不考虑回答是答疑解惑,给人指路,只是自顾自地发牢骚,俨然将知乎当成私人博客,根本不想着怎么给填报志愿的高考生提建议;一则心胸狭隘,不知随遇而安,乐呵过活。他们怎配得上“大学生”的名号?不过是停留在中二年龄的幼稚少年罢了。

说到底别人的话,终究也只能做个参考;大学的好坏,还得自己去看。一所大学在那里,好是那样,不好也是那样。究竟是为了她的好而容忍她的不好,或是为了她的不好而割舍她的好,这选择,只能自己做。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