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一个游马和五个Ⅲ

微博上玩的转发多少给游马写多少个三妹……完全流水账我也不晓得我在写啥……五个版本分别是:幼年三妹,少年三妹,成年三妹,怪盗三妹,杏仁茶。

虽然标题看起来是三游但似乎最后变成了单纯的三妹中心……


——————————————————————————


一个优秀的冒险家,总要在旅途中弄丢什么东西。

游马觉得自己一定在什么地方听过这句话,也许是在父亲时常和他谈起的旅途见闻里,也许是在他走过的某个城邦里的一个孩子的无心之语。

所以在他十分惊慌地一边大喊“Ⅲ!有人进了我们的帐篷!如果决斗盘被偷走的话不就没办法决斗了吗弄丢卡组也是很不妙的事情啊啊啊我昨天买的卡包还没开呢”一边从500米开外的地方狂奔到敞开的帐篷大门前气喘吁吁以后,Ⅲ非常冷静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并且用十分温柔的语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到有些耳熟。

“嗯……我好像在哪儿听过那句话……哪儿呢?哪儿呢?到底是在哪儿呢?”

想着想着他就痛苦地抓起了头发。

“想不起来了!啊!难道这段记忆被偷走了吗!”

完全没有变。

Ⅲ忍不住笑了起来。

依然像在『深海王国 沉没的王国』里紧张地大喊“氧气瓶”一样,单纯得有些神经质。

“冷静一下了,游马。”他维持着弯起的嘴角,甜美犹如马卡龙一般的声音平静地流淌而出,“现在已经不存在超能力干扰的可能了。世界已经和平很久了。”

“对哦……Astral也这么说过。”

游马忽然就停了下来,眼神也略微发生了些变化,仿佛在怀念什么。

“而且,游马,我们还没有检查是不是真的丢了东西。”

“说的也是哦!那么先来找决斗盘和卡组吧!”

游马一边说着一边就翻找起了手边的一个大大的旅行包,没多久他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旧式决斗盘——那是五年前心园决斗盘的通用款式,在决斗盘已经升了好几代的如今,这样的决斗盘已经难得一见。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有多大的收藏价值,卖到收藏品贩子他会告诉你废品收购站的地址,而卖给废品收购站得到的钱还不如一袋易拉罐多。不过对于实用主义的游马来说这并无大碍,而且,这个决斗盘,多少也算个纪念。

“太棒了!决斗盘还在,卡组也没少!”

游马举起决斗盘欢呼雀跃。

“只要它们还在,我就能一飞冲天了!”

皇之键熠熠闪烁。

游马总是有着让他人露出笑容的不可思议的力量。

“我的也还在。”

Ⅲ拿起做工精致的羽毛型决斗盘,从中抽出卡组正面朝上仔细地点数。

“……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四……”

最后一张卡片展露在Ⅲ面前时,他的动作停住了,握着卡组的手不自觉地攥紧。

“Ⅲ,怎么了?”

游马凑过来,看到Ⅲ手中的卡片,也不免吃了一惊。

“白……白卡?!不对,这上面好像画着什么东西……”

没有卡名,也没有效果说明,只是一张灰色的token卡片,在卡图的位置画着一幅令人有些费解的图画:立在仙人掌上的鹰,口中叼着一条蛇。左下角还有一个十分特别的字符∶Ⅲ。

“这是什么意思?这个Ⅲ,是给你的意思吗?”

游马沉思起来。

“他换走了阿兹特克面具石人。”

Ⅲ的声音猛地沉了下去,眉头紧皱。

“假若在湖中的岛屿看见叼着蛇的鹰停歇在在仙人掌上,那便是阿兹特克人的栖息之处。大概这就是图像的意思。”

“湖中?虽然这里是森林但是附近没有发现湖泊啊……”游马一头雾水。

“也许另有所指。这是犯人给我的挑战?”Ⅲ站了起来,将那张灰色的卡片放到了卡组的最上端,装进了卡盒里并扣上皮扣。

Ⅲ从另一个包里拿出了方方正正的压缩干粮,撕开包装坐在铺开的野餐布上,一些碎屑随着黄色方块的逐渐崩坏而洒落。

“拿走了我的卡片,却郑重其事地下了挑战书。这就是侦探题材里常见的怪盗吧?”

“唔哦就是那种提前对名侦探发出邀约然后从高楼上帅气地飞下来拿走珍贵宝物的怪盗吗!明理姐姐就认识一个!我还和他决斗过呢!”

游马起兴地说着,顺便狠狠地咬了一大口干粮。

“事实上那张NO原先家人也有提议要从展览上偷出来。但是被托马斯哥哥否决了。”

“原来你们有过这种计划的吗?”

“嗯。托马斯哥哥说,既然要收集NO,那就应该堂堂正正地通过决斗获得才是。”

“Ⅳ意外的正义感爆棚啊!”

“不能忘记高贵的心。父亲一直是这么教导我们的。虽然托马斯哥哥平常表现得似乎并不像是记住了的样子。”

“具体是怎么样的啊?”

“比如他小时候总是问我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现在想想他大概是从父亲的藏书里随便找了些看得懂的问题来问我。诸如阿兹特克战士以什么为荣亚特兰蒂斯是何时消亡的玛雅人的太阳金字塔巧妙在何处。然后看我回答不出的样子就会坏笑起来。最初只是出于不服输的心理,我也钻进了父亲的藏书室里看那些对当时的我来说实在有些艰深的历史书籍。结果到了后来完全就被吸引了。”

“不知不觉就改变了这样的事情,还真是不少呢!”

“嗯,是啊。”

太阳西斜,灿烂的晚霞洒满天空。游马舔了舔满是碎屑的嘴角,将旅行包的拉链拉好,然后将它们背在身上。

“游马,你要做什么?”

游马钻出帐篷,迎着落日柔和的光芒,极目远眺。

“当然是走出这片森林到城镇里去问问有没有人知道怪盗先生留下的谜语的答案啊!”

“已经很晚了啊,明天再走也是一样的啊。”

Ⅲ也走出了帐篷,手里拿着剩下的旅行包——他知道游马八成是一定要出发的。

“等久了的话怪盗先生可能就逃掉了!而且那是Ⅲ最喜欢的卡片啊!”

“不过在晚上走出森林果然还是……”

“没关系的Ⅲ!”游马大力地拍了拍Ⅲ的肩膀,“夜晚也是冒险家的舞台啊!”

落日的余晖给游马描出一道明亮的边缘,他展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高呼:

“一飞冲天啊!”


一飞冲天,就是永不放弃的挑战精神。

而这样的精神,只有在面临困境的时候,才会绽放出耀眼的光辉。

于是在游马喊出这句话以后,他的视野角落便泛起一片白光,同时听见身后传来剧烈的轰鸣。

“谁在森林里放……”

游马一边说一边转过身,然后,他看见原本帐篷所在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大坑。

“……烟花。”

本着话要说完整的原则,游马吐出了最后两个明显已经被否决的字眼。

“是那边的孩子吗?”

Ⅲ将目光投向在大坑对面不远处站着的一个少女——她红色的衣裙在暗色的森林里尤其惹眼,左手捧着一本看起来非常古老的书籍,右手有些茫然无措地握着一支魔法棒。脸上和身上沾染的灰尘都表明她同样受到了冲击。

“抱歉……刚刚,弄错方向了。”

她脸上充满了愧疚的神情,手指不断地翻动着书页:“实在抱歉……我找找变回来的咒语是……”

接着她又以风铃般的声音念出了一串咒文,同时魔法棒正正地对准了坑底——

毫无变化。

不对。

游马兴奋地从坑边滑落下去,然后捧起了在坑底出现的一个小小的、发着白光的东西。

“唔哦这个是海豹吗?!它身上的花纹和Astral好像啊!”

和兴高采烈的游马不同,小小的白色海豹似乎显得有些躁动不安,它不停地摆动着尾巴,并且试图从游马的手里跳出去。

“怎么了?”

注意到了小海豹的异样的游马将脸更凑近了些,正好和它四处打量的目光撞上了。

非常奇妙地,一直胡乱动弹的海豹突然停了下来。

还没等游马的大脑对这个现象作出反应,那团小小的白光便从他手上消失了。

“非常抱歉,那个是朋友的魔法宠物……不及时送回去的话会很担心吧。”

不知道是在说谁。

游马有些失落,像是看见了一颗流星,还没来得及许愿它便消失在天空中。

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其他的心情来代替这份失落。

他站起来,双手叉腰,元气满满,张开嘴吸一口气,准备大声说——

“你是魔法师?”

不知道什么时候,Ⅲ已经走到了少女的身边。并且在游马开口之前问出了这个问题。

“哎?”

听到“魔法师”这个词语,少女睁大了眼睛,似乎有些惊讶。

“嗯,算是吧。不过也只是见习的水平而已。”

她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大坑——以及还在坑底站着,张开嘴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的游马。

“Ⅲ!那是我的台词啊!”

他为自己酝酿了许久却在说出口的前一刻被毫不留情地剥夺了出场机会的问题而感到痛心不已。

“抱歉抱歉。”

Ⅲ苦笑着摆了摆手。

“那,接下来的问题就交给游马了。”

“好的!绝对没有问题!”

游马气势满满地准备好了下一句台词:

“既然你是魔法师的话,那你知道那个……呃……蛇叼着鹰……不对不对蛇应该叼着老鼠……还是不对应该是猫头鹰叼着老鼠……”

“是湖中的岛屿有叼着蛇的鹰停歇在仙人掌上。”

“啊那种事情我知道的了!刚刚只是看见了真正的魔法师有些激动过头了而已!”

游马不服气地在坑底跳脚。

“我知道了。”

Ⅲ微笑起来。

“像是这张卡上画的一样,有听说过类似的地方吗?”

他从卡盒里抽出了那张灰色的卡片,展示在少女面前。

少女借着落日跌入地平线前的最后一抹光芒端详着卡片上的图案,然后用魔法棒指向一个方向:“朝那个方向走出森林,应该就能见到了。”

“好的谢谢!”

游马沿着大坑的边缘跑了上来,虽然中途摔了几次跤。消失的自然光和满脸的灰尘不能将他四射的活力掩盖分毫,他面朝魔法棒指出的方向,目光炯炯。

“我们这就出发吧!一飞冲天!”

“请等一下,游马。”

“做什么啦Ⅲ!不是要快点找到怪盗先生吗?”

“手电筒还在帐篷里,刚刚被这位魔法师小姐一并变没了。”

“那个不是问题啦,不是还有备用的吗!”

游马说着便迅速地打开了背上的旅行包,右手在里面摸索着。

“……”

“什么时候坏掉了?!”

“今天趟过小河的时候,游马摔了一跤吧?”

“……魔法师小姐,你能把帐篷变回来吗?”

“非常抱歉……我忘记咒语了。虽然一页页地翻书一定能找得到,但是那大概要到明天早上。”

“没有目录的吗?!”

“没有。因为迅速地从浩如烟海且排列毫无章法的咒语里找出自己所需要的那一个,也是魔法师的必备素质。”

“……这一定是给我的考验!无论怎样,都要一飞冲天啊!我!”

“那么,能给我们带路吗,魔法师小姐?”

少女有些犹疑地看了看渐晚的天色,又回头看了看身后两个人希冀的目光。最终,她近乎喃喃地说了一句:

“晚一点回去应该没问题的……”

她在半空中挥了挥魔法棒,魔法棒的顶端便犹如烟花一般绽开了一个明亮的光球。

“快跟上来。”

虽然光球的直径并不算大,发光的范围却意外的广。以他们为中心,方圆十几米内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游马好奇地打量着夜晚的森林。在光照不到的地方,萤火虫承担了带来光明的任务;偶尔能在茂密的草叶中窥见一点反光,那是正引吭高歌的蟋蟀的外衣;在他们走过的时候,会有几滴胆小的露水吓得从枝叶上抖落下来。

“你的朋友在这附近吗?”游马一边走一边说。

“附近也许不太准确……在森林的另一个方向。”少女拨开及腰的草丛,受惊的兔子窜了出去。

“那么,你是一个人在这里练习的吗?”Ⅲ说道。

少女正欲开口回答,脚下却被绊了一下险些摔倒。Ⅲ握住她的手将她的重心拉了回来。少女拍了拍红色的裙摆道谢,之后答道:

“是的。因为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哎……可是有朋友在旁边的话,即使失败也不会觉得那么失落了啊。”游马不解。

少女的脚步顿了顿,然后走得更快了。

“如果连这种程度的失败都不能战胜的话,就不能回应那个人的期待了。”


森林的尽头渐渐出现了光亮,少女手中魔法棒的光芒也愈发显得微弱。

“到了。”

走过了最后一棵树,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座颇为华丽的大宅。

“咦?!这里没有湖泊啊?仙人掌也没有!”游马使劲地跳了起来,想要找到湖泊的存在。

“我想那个图案所指示的地方就是这里了。其他的,就看你们了。”

少女说完,转身便要重新进入森林。

“十分感谢。”Ⅲ朝着她的背影说道。

“没什么。”

“对了,我给你一个建议吧。别为了达成期望而过分勉强,偶尔,也想想你自己吧。”

“嗯……谢谢。”

少女的红色衣裙和她手中明亮的魔法棒,一同消失在了晦暗的森林中。


“呐,Ⅲ,真的是这里吗?”

游马看起来还是将信将疑的样子。

“完全不搭边啊。”

Ⅲ抬头看了看这座豪华的宅子,若有所悟。

“原来如此……就是这里了,不会错的。走吧,游马。”

说着,他便大步朝前走去。

“等等我啊Ⅲ!我还背着行李呢!好重的啊!”

金色的大门上雕刻着精致繁复的花纹,原本应当挂有厚重锁头的地方此时只有一根金色链条拴着。Ⅲ朝着链条伸出手,却猛地被打落了。

“如果是过路的旅人,请不要在此留宿哟。”

稚气的少年声音在Ⅲ耳边响起,他侧头一看,一位十五岁上下的少年正满脸微笑地看着他。他手中提着的油灯将他的脸庞映得阴影分明。

“那片森林里我想还是有安全的地方的,近距离接触自然我想应该是你们喜欢做的事情吧。”

他吐出的每一个音节似乎都带着浅浅的微笑痕迹,Ⅲ却感觉到了些许的异样。他的笑容并非纯粹的甜蜜,而是如同荆棘开出的艳丽花朵。

“抱歉,我们的目的地就是这里。”

“就算这么说,我也不会放你们进去的。”

少年展开手臂,拦在大门面前。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这里的客人呢?”

Ⅲ抽出怪盗留下的灰色卡片,亮在少年面前。

“这个算是邀请函吗?”

少年微微弯了弯腰,眼神有些随意地打量了一下卡片上的图案。眼角的笑意更浓了。

“看起来你们找错地方了。”

“可是魔法师小姐说就是这里啊!”

好不容易才追上的游马大口喘着气,争辩道。帐篷被变没了,他可不大想在蚊子嗡嗡的合唱中过夜。

“魔法师?”

少年脸上露出讶异的神情,随后轻捂着嘴笑出声来。

“我劝告你们不要随意相信魔法师的话哦,他们总是会给你指出一条错的相当离谱的道路。”

“魔法师小姐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

“确实呢,他们看起来都心地善良,能够对人坦诚相待。但是呢,魔法师就是这样的存在,明明知道是错误的道路,却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前进。实在有趣。不过我也和他们没什么两样就是了。”

“既然都来到这里了,我当然不会那么简单地就离开的。”

Ⅲ走近了几步,比少年高出一个头的身高优势很轻易地就让他取得了气势上的压倒。

少年倒也坦然,他仰起头与Ⅲ对视,眼中不含有任何的畏惧。

“这里是我要守护的地方,想强行闯入的话我不会轻饶你们。”少年将双手背在身后,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

Ⅲ下意识地抬手护住游马,冷静地说道:

“抵达了目的地却不能进入,这样的情形真是不合理呢。”

“刚刚那边的小哥也说过了,这里没有湖泊,也没有什么岛屿。鹰、蛇、仙人掌,更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东西。笃定这里就是目的地的你们才更不合理吧?”

Ⅲ昂起头,朝两边张开手臂,嘴角勾起无比自信的弧度。

“湖泊就是周围的丛林,岛屿便是这座房子。”

接着他弯下身子,碧绿的眼瞳直直地与少年对视。

“仙人掌生在你的心中,蛇缠绕在你的颈上,鹰栖息在你的眼中。”

“说得好精彩。”

少年拍起了手。

“但是这种程度的编造,我可不会被迷惑。”

“这不是编造。仙人掌让你总是有意地将刺展现给外人,蛇让你感到寂寞与不安——我想,同我们说话时你大概非常开心。鹰让你看清道路,但你依旧义无反顾。”

“真不愧是你。”

少年再一次拍起了手,言语中也透露出由衷的赞叹。

“那么,进去吧。”

他撤下了门栓,金色的大门伴随着有些生涩的摩擦声被推开了。

“别迷路了哟。”

“没关系!”游马背着包一边往里冲一边说道,“走错了路再走就是了!记得最开始想要去的地方就完全没问题!”

少年笑了起来——同方才的笑容完全不同,像是终于找到了答案,如释重负的孩子一般。

“我知道了。”


直通向宅子大门的道路两旁栽种着品种繁多的花朵,即使是夜晚,也能借着月光看出它们的绚烂色彩。

但是花朵的边缘却模糊不清,只能勉强地看出这一朵是白色,那一朵是红色的程度。

如同颜色斑驳的旧画作。

看似厚重的红木大门推开时却并不如想象中的费力。

游马探头进去环视了一圈,眼前只是黑漆漆的一片。

“好黑啊。这样要怎么找到怪盗先生嘛。”

“游马,火柴还在吗?”

“当然!”

游马立刻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火柴,塞到了Ⅲ的手里。

他抽出一支火柴,划燃之后往一片漆黑的墙上一靠,细小的火焰便有了一个燃烧得更为旺盛的分身。

“这里有油灯啊!”

游马惊叫道。

他迈步进去,脚下却被绊了一跤。

“哎呦!”

“没事吧,游马?”

“没事……这是什么?”

他把绊住他脚的罪魁祸首——一个礼品盒子拿在了手上。一张卡片有些随意地粘在上面。

游马打开盒子,阿兹特克面具石人完好无损地躺在里面。

“解谜完成!”

游马跳起来比了个V字。Ⅲ将失而复得的卡片放回了卡组中,同时将那张灰色的卡片放进礼品盒中。正当他们准备转身离去之时,身后一个稚嫩的声音抓住了他们的脚步。

“你们是怪盗先生的客人吗?”

戴着粉红色礼帽的怪盗站在树枝上,远远地看着有了些微亮光的古老宅子。

“寻找阿兹特克面具石人,便要到它的故乡阿兹特克去。也就是回到最初得到这张卡的地方。能明白这个意思真是不错。。”

随后他又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这样就算完成任务了吧。”

Ⅲ和游马坐在长长的餐桌一侧,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娇小的小孩子——坐在椅子上他的双腿甚至够不到地面。大厅里被暖黄色的油灯光芒填满,那是Ⅲ用烛台上的蜡烛逐一点亮的。

餐桌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三枝烛台充当了一部分的照明功能。

“你一点都不怀疑我们?”

Ⅲ首先开口说道。

“怪盗先生已经提前和我说过了。”小孩子的脸上始终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而且,假如是孤儿院的人,早就把我抓回去了。”

“你是从孤儿院里逃出来的?”游马瞪大眼睛,充满好奇。

“是的,为了找到哥哥。”小孩子依旧微笑着,眼神却犀利了起来。“我以为他会在这里,但是看来是我错了,也许在森林的另一边。”

“那你会一直找下去吗?”

“在被抓回去之前。”

“如果被抓了呢?”

“那个时候就听天由命吧。但是,我一定会见到哥哥。”

“啊对了,怪盗先生说你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

Ⅲ望着小孩子清澈而幽深的双瞳,嘴唇张开又合上,最后缓缓开口:

“无论有怎样的理由,都绝对不要轻易伤害他人啊。”


“Ⅲ!我们的帐篷好像有人进来过!”

被游马惊慌失措的叫声闹醒之后,Ⅲ才意识到,方才不过是梦中的景象。

他将自己的卡组抽出来,正面朝上清点数目。第四十张卡片,是阿兹特克面具石人。

他欣慰之余又感到某种莫名的失落。

在拿出旅行包检查内部的物品时,一张白色表格掉了出来。问题是醒目而简洁明了的“你想对从前的你,说些什么。”那是在路过一个小镇时,Ⅲ被硬塞进手里的。那时候游马沉迷于风景中,根本就没有发现路边还有人派发这样的问卷。原本Ⅲ也并未对此过多在意,只是随便地将它放进了包里,打算等适宜的时候再和游马分享。

“竟然到我梦里找答案吗……”


怪盗的单片眼镜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面对正从地平线上升起的太阳,心情大好。

“说到底,也只是梦而已。如果那个时候就已经全部明白了的话……”

他将目光投向还在吵吵闹闹的游马,会心一笑。随后纵身越过一个又一个的房顶,粉红的披风如波浪一般起伏,最终消失在楼群的海洋中。

————————————————————————

怪盗三妹的设定……大概是平行世界误入原作世界线的三妹……然后对原作三妹很感兴趣之类,如果有后续的话,大概是这个怪盗总是有意无意地拿走游马和三妹的一些东西然后玩名侦探追怪盗(x)

虽然写了很多……然而流水账的感觉果然好重(蹲地)

但是三妹好可爱哦好可爱(蹬腿)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