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我就是我自己啊!”

给KK女神的生贺XD,改了改BUG……标题想了很久果然还是这个切题嗯……为KK又向紫色的未来迈进了一年鼓掌! @世界紫运动中心 

————————————————————————————

纳修的视野两旁都是一片黄。
他想起了米扎艾尔。
但米扎艾尔知道了的话,他一定会暴跳如雷:“高贵的最强驭龙使的颜色绝不可能和区区文件夹的颜色雷同!”
主观想法并不能改变客观事实。
他想着自己从文件夹大敞开的开口走出去,然后梅拉古蹙着眉头用她一贯的高声调警告他下次不许睡懒觉,然后给他甩过一张清单——茄子、土豆、鲷鱼烧,还要给自来水缴费。
他想着自己半蹲蓄力,接着一跃而起,轻松地越过那看起来并不算高的文件夹顶端翻到外面,贝库塔的脸部肌肉便会在他的眼前拉伸扭曲,用他的紫色(他自称见了身体里便会翻江倒海却不能通过上吐下泻来排解痛苦的令他无比恶心的颜色)瞳孔死死盯着自己。也许他不会大吼“我的一亿分啊!”,不过不管他想要喊叫什么,纳修都要把他给拖到洗手间里命令他洗脸——因为不想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眼睛贝库塔拒绝洗脸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必须得对他采取强制措施。
客观事实永远要比主观想法残酷得多。
虽然文件夹外的世界(尽管只是又一个文件夹)就近在纳修眼前,他一抬头还能看见灰得像德鲁贝一样的天空——可是他却永远走不出这片小小的黄色世界。走到了文件夹的边缘便会自动后退,抵达了文件夹的顶端就会立刻重新站在底端。
什么时候一个文件夹也这样如命运一般坚不可摧?
不知道是文件夹的隔音效果太好还是根本就没有声源,周围的环境寂静得足以让纳修随心所欲地思考任何事情。
梅拉古在哪里呢?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行浮空的黑色宋体文字“Shimeji”。越过它能看见一个文件夹。头顶上也有一个,浮空的文字是“纳修记录”。从文件夹敞开的缝隙里能隐约窥到一些内容,那之中并没有梅拉古的影子。
梅拉古不在这附近吗?
纳修感到失落的同时也有些欣慰。
接着他开始观察起周围,他的手边是一张几乎和他等身高的左上角折起的笔记纸。底下悬空写着一行文字“README”。
纳修不敢说自己的外语课程有多么出众,不过这种程度的单词他还是明白意思的。
于是他试图阅读这篇巨大的文稿。然而上面只是整齐排列着一些直线,在漫画里这通常是表明上面有文字的意思——不过大部分的漫画家都会用不大规整断断续续的曲线来代表。
如此规整且排列间距相同得无可挑剔的直线——也许只有电脑程序里的图标了。
想到这里纳修恍然大悟。
不知道什么原因,总之他被丢进了电脑里的文件夹。
因为没有人打开文件夹,所以他理所当然地也就走不出去。
至于电脑的主人……纳修抬头看了看头顶上那行“纳修记录”的文字,猜测大概是贝库塔。
贝库塔总是随身带着一个黑色本子,每天都躲在角落里记记写写。偶然在课堂上记录时被老师发现并且被毫不留情地没收了。当时他高喊“还给我!”他死死抓住本子的下半部分,上半部分则被老师紧紧捏住。
最后是惯例展开,本子被撕裂了。
纸张纷纷扬扬地落到了地上。
“纳修今天打走了最后一份芒果。加一分。”
“纳修今天从我身边走过,加一分。”
“纳修今天调座位到了我后面,一转头就能看见他了。加一分。”
“我的一亿分啊!”
贝库塔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的呐喊仿佛仍回荡在纳修的耳边。
他赶忙蹲下身想要捡起那些纸张,可惜老师的速度比他更快。
“贝库塔,上课时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是违纪行为。警告一次。”
之后,贝库塔珍视的黑色本子,被撕成了碎片,落进了垃圾桶。
他的脸部肌肉扭曲起来,宛如被否定了一切努力价值的落魄人。
“我的一亿分啊!!!”

贝库塔后来似乎又买了一个更加结实的黑色本子,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在电脑里建立一个备份也是很有可能的。
但是为什么贝库塔要如此孜孜不倦地积分呢?
是对自己的不满吗?
确实,本子的碎片里记录的都是些自己令他不爽的言行。
但这也未免太细致了。
贝库塔的观察力和心思细腻的程度实在是惊人。
可他为什么不直接向自己挑明呢?
为什么要采取积分这种费时费力的手段呢……

纳修还正在思考这些的时候,他的眼前突然一片开阔。
黄澄澄的文件夹忽然就消失了,似乎是被什么力量给强制甩了出来。他遵循着重力从顶部下落,是完美的匀速直线运动。然后他稳稳地站在了底端。
他的立足点是一道蓝色的平台,上面错落有致地分散着一些图标——这应该就是任务栏了。
纳修把眼光投向正前方,却免不了被吓了一跳。
一个被放大了数倍的脸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隔了两层玻璃的银灰色眼中倒映出他小小的身影。
“德鲁贝?”
他难以置信地说道。但他很快发现,他没有发出声音,取而代之的是悬在头顶的一个方形文字框。

“纳……纳修?!你能认得出我吗!”
德鲁贝的脸突然就凑到了屏幕面前,那双瞳孔进一步放大。
“为什么认不出?你是我的挚友啊。”
“不可思议……”
德鲁贝往后退了一步,应当是坐了下来,接着纳修看见一个倾斜的白色箭头擦过自己的身边,他的周围很快又被巨大的文件夹所包围。德鲁贝不断地打开文件夹,纳修眼前的物事也在不断变化。他感到眼花缭乱,他试图开口询问德鲁贝一些问题,可对方脸上严肃的表情告诉他现在并不是正确的时间。于是他索性闭上了眼睛。

“喂,你是谁啊!”
仅仅闭上眼不过一两秒的事情,一个听起来无比耳熟的声音便在纳修耳边突兀地响起。他蓦地睁眼,正准备斥责那声音的主人时,闯入他视野的人又给了他一个巨大的冲击。
“你这家伙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另一个纳修皱着眉头,言语中带着些怒气:“我还没有问你这个问题!我刚刚到这里就看见你这冒牌货站在这里闭目养神!”
“我就是我自己啊!”
“我当然也是我自己!”
两个纳修就这样剑拔弩张,让人有种下一秒他们就要戴上D视镜狠狠地用同样的怪兽互相撕咬的预感。
可惜他们手上没有决斗盘。
而且在他们想到这个方法的时候,第三个纳修从天而降。
“为什么这里两个我?是AR影像的幻象吗!”
没一会儿这里的屏幕就都被纳修占据了。
最初的纳修被埋没在其中听着周围的纳修的喧闹,深感头疼。
因为没有决斗盘,所以用决斗来找出真身的计划不成立。因此,每个纳修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用自身的记忆来证明自己的真实性。
但每一个纳修说出一句话,另外的纳修便能立刻对上下一句。
从他刚刚出生到成立波塞冬海联合王国,从他征战四方从无败绩到最后被人民称为最高的海上之王。从他带着璃绪去学校报道到看着璃绪用决斗放倒一个又一个的追求者,从他被选为学生会长到他尽心尽力地打理学生会核心七人的日常。
因为基数过大,加之不断地从屏幕上方掉下纳修,所以这看似漫长的经历也在短短的十余分钟内被复述完毕。
可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纳修,这个问题依然无果。因为每个纳修拥有的记忆都是完全相同的,像是拷贝一样。
最初的纳修认为再这样争论下去毫无意义,于是他爬上了屏幕的最高处,想要呼吁自己们先弄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会不断有分身出现。
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张嘴的动作,他的分身便在刹那间无影无踪,同时他感到有一股不可违逆的力量将他拖离了屏幕。
他又回到了那个巨大的文件夹中。

“德鲁贝,你在干什么?”
刚刚洗过碗的凌牙擦着手走到了德鲁贝的身边,后者正在聚精会神地在记事本上敲打着代码。
“是最近流行的桌宠,我想试试能不能自己做出一个。形象是参考了你的外貌。”
德鲁贝回答。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放慢。
“喂喂,德鲁贝你的美术课成绩只是勉强及格吧。别把我画得太奇怪了啊。”凌牙将擦手的毛巾放回原处,笑道。

“我从前也是略微学过一些绘画的。只是现在的要求和从前不大一样了。”

“那就启动给我看一看吧。”

“嗯……等一会儿,出了点意料外的状况,刚刚我启动时,第一个掉下来的纳修竟然对我说了‘德鲁贝’,不过我在代码里写的出现对话是‘你是谁?’,接着该有一个输入用户姓名的输入框才对。我在查找代码的时候忘记退出,接二连三掉下来的纳修争论起了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纳修。这也不是我在代码里所写的。因此我现在正在检查究竟是哪里出了错误。”
“听起来实在是不可思议,能够现在启动吗?”
“可以。”
于是刚刚喧闹的争论又再次重现了,不同的是,这一次有一个纳修突然说了一句话:“我们刚刚是不是已经做过这样的事情了?”接着所有的纳修都安静了,大约是在思考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但还没有得出结果,德鲁贝便再次按下了“退出”。
“就是这样。”
“原来如此……德鲁贝,为什么这些纳修手上没有决斗盘?”

“纳修的决斗盘,无论我怎样落笔都觉得远远不能画出它的凌厉与神韵。也许这该交给你。”

“那种市面上的通用款有个样子就差不多了,德鲁贝,你也严苛得太过头了。”

“不,那是纳修的决斗盘,是独一无二的。”

“真是本性不改啊你。”

“说回来这些纳修的记忆本身就是最大的BUG吧!”
德鲁贝抬起头,目光投向窗外的远方:“我时常会想,如果贝库塔没有进攻波塞冬海联合王国,你和梅拉古都平安地活了下去,并且现在的大家都作为普通的学生上学,会是怎样。”
“德鲁贝,我理解你的想法。可是,贝库塔的进攻也好,巴利安的经历也好,都是我‘命运’的一部分。我就是我,我所经历过的,一件也不能否认。缺少了这其中的任何一环,大约都不会是现在的神代凌牙了。”
“纳修……果然是你啊。”
“德鲁贝,你现在的修改,漏洞很大。他不理解贝库塔,也不理解为什么他会同时有两种记忆。因为不理解,所以他便思考,思考便有了自我意识。我想这大概就是出现刚刚的状况的原因吧。”
“我明白了,纳修。最后果然还是要承认命运啊。”
德鲁贝打开了另外一个记事本,从他和纳修最开始相遇的时候开始,如实地,详细地编写着。

“纳修。”

“怎么了?”

“我想起我们以前时常在王宫的花园里踢罐子,那个也要写下去吗?”

“你特地来问我这个做什么,当然要写啊!”

“……我想我画不出那个独一无二的罐子了。”

——————————————————————————————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