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躺在床上,用手机刷了半小时微博。感觉眼睑渐沉,便放下手机,转头闭上眼睛。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然后眼前兀地便现出一个教室,那应当是我初中时候教室的样子。然后我坐在教室右下的一个角落,前桌还是峪和驰。我看见我的小学老师踩着高跟鞋,长发飞舞,步履匆匆地走进教室,然后有些心不在焉地和我们说,将会有新同学。那个新同学还没有来,在宿舍里整理自己的东西。说完了,她又匆匆地走了。

然后驰——他和我小学初中都是同学,转过头来,摇晃着手指,一本正经地说现在老师讲课,下面的学生都不在听。比如我,我正在吃仙贝。峪说,“你也没在听啊”。

之后我转过头,看窗外,初中校园里的树郁郁葱葱。我在想新同学叫什么名字。接着我就猛然醒了。我依然躺在床上。

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到了高中,会有很多新同学,在见面之前,他们都会在宿舍里整理自己的东西。

我已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午间睡意朦胧时,我的大脑总要欺骗我。最真的一次,我的小学老师、同学,都坐在我的身边,我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和他们谈笑风生。然后我一睁眼睛,谁也不在那里,只有我自己一人在午睡。

成长总是让人觉得无奈。总有一些人,一些事,要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在我的人生中。即使我想挽留,也是徒劳无功。

中考复习的时候,看着黑板边的倒计时,总是在想,它再少一些,再少一些吧。那样我就能从这无尽的作业炼狱中逃离。可是当它真的减到了个位数,切切实实地告诉我,中考就要来临的时候,我却犹豫了。我渴盼它不要那么快,慢一些,再慢一些。因为我还想再多看一看我的同学们为了一道题争论不休的样子,想再追随着那个男生的背影久一些,想再听我的同桌,多吼我几句“这都不会你行不行”。

但是一天就是一天,24小时就是24小时,一秒就是一秒,时间从不会为了谁的感伤而放慢脚步。终于从中考考场走出来时,刚刚下过一场太阳雨,操场上布满水渍,倒映着天空中明亮的太阳。大家各自到老师手里领了Q校和M校的重点班录取通知书,听老师讲哪一天回来领毕业证。

“放学了。”

老师这么说的时候,所有人都站在原地。

“放学了,怎么还不走?”

有一个女生扑上去,抱住了老师。其他人都各自和老师说了几句话,然后,朝着各自的方向,离开。

我想到我上课看课外书,被她抓过;我想到我成绩下滑,被她谈话过;我想到我每次走进办公室,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现在一切都要成为过去。

我想像那个女生一样,抱住老师。可是,我退缩了。也许我并不能算一个好学生,我不敢和她相拥。

然后,我就这样,走出了初中校园的大门。

拿到毕业证书时,看见“已完成义务教育”这一行字,更深切地感到了某种成长的感觉。今后,就连我自己的教育,都要靠我自己去争取了。

最后我悄悄拿出手机,给教室里所有在场的同学照了一张。

这是我,三年初中生活,最后的缩影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