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Dream Utopia(序章)

  • 数字家玩永久的后日谈的故事

  • OOC,妄想捏造有

  • 虽然序章没有但往后也许会出现三四CP向

  • 略过了许多解说,对规则有不理解的欢迎提问。推荐观看B站后日谈系列视频以及规则书翻译:http://t.cn/8FayfP0?u=1634677874&m=3869695214406514&cu=1634677874

  • 其实我没玩过……对规则理解有不到的地方欢迎指出

———————————————————————————

“Ⅳ大人在哪里?”

“刚刚是往后台方向去了!”

“趁这个时候过去应该还能拿到签名!”

“一飞冲天!!”

 

门外狂热的呼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而主角极东冠军Ⅳ,托马斯·阿克雷德,今天也在费尽心思地逃避着粉丝的超热情服务。听见最后那穿云裂石的一句,他禁不住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游马那家伙什么时候把一飞冲天的应用范围扩大成这样了。”

当然,他没把正事忘了。

从手镯里弹出的一方蓝色屏幕上,玉座不紧不慢地喝着红茶,悠悠地开口:“听起来你的粉丝见面会很成功,托马斯。”

玉座那一如既往的不紧不慢的态度让和门外步步紧逼的喧闹声形成的鲜明对比着实让托马斯感到心情焦虑,但是,争吵是不好的。于是他略过了吐槽步骤直接提出了重点:

“快点把我传送回去,父亲。被缠上的话会很麻烦的。”

“不要心急。”

他不心急,他的耳朵心急。

达到沸点的欢呼声毫不留情地灌入托马斯的耳道中,刺得他的鼓膜发疼,而且连带着大脑也一起分享了这份疼痛。

因此当幽深的时空之门在托马斯的面前出现时,他的心情无异于见到了通往天堂的道路。

 

阳光和煦,树影婆娑,水声淙淙,莺啼婉转。

“辛苦了,托马斯哥哥。”

有着十月红枫色泽的红茶在白色的瓷杯里打旋,白雾在金色的光中袅娜升腾。

家族真是个令人安心的字眼。

 

“托马斯,你最近回来没有被谁跟踪吧?”

从楼梯上走下的克里斯严肃的语气与轻松惬意的气氛格格不入。

“没有。”

托马斯往嘴里塞了一块曲奇,以一口咬碎它的干脆斩钉截铁地回答。

“那么,这东西你认识吗?”

克里斯的手里突然无中生有般(简直让托马斯怀疑他先前是不是藏在了衣服下摆里)多出了一个用黄色包装纸包装得十分精致的盒子,左上角贴着漂亮的丝带蝴蝶结。看起来像是用心制作的礼物。

“不认识,又不是每个粉丝送的礼物我都……”托马斯说着又往嘴里塞了一块曲奇,但很快他便反应过来了什么,张口想推翻刚才的言论,但曲奇的碎片并不配合他。于是托马斯不出意外地陷入了剧烈的呛咳中。

“为什么托马斯哥哥你不能稍微多注意点呢?”

放下手中的托盘,到托马斯的背后以大力度拍打他的背,已经成为了米歇尔休息日不可或缺的日常。

“米歇尔!你这是谋杀!”

终于摆脱了曲奇碎片魔手的托马斯控诉道。

“我只是觉得这样可以让托马斯哥哥更快地恢复过来啊,毕竟克里斯哥哥还要问你事情呢。”

米歇尔人畜无害的笑容和听起来有理有据的回答让托马斯找不到一丝反击的空隙。

“好了,托马斯,回答我,这个礼物是怎么回事?”

克里斯的追问彻底地将他反抗的机会抹杀殆尽。

“我说了我不记得有收到过这玩意啊!但是如果是给我的话为什么会在大哥你的手上啊?”

“因为今天早上米歇尔在房间里发现了它,然后交给了我。到刚才为止我们一直在等你回来回答这个事情。”

“既然是在米歇尔房间里发现的为什么不去问他啊?”

“我当然已经问过米歇尔了。”克里斯在托马斯对面坐下,用极其严厉的——如同审问恶作剧始作俑者般的目光看着他,“同样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那就和我们两人都没关系了!不如从你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如何?大哥。”

“不,”克里斯摇了摇头,“我的活动范围基本只在快斗的实验室,而很明显,不管是快斗还是阳斗,或是菲卡博士和轨道七,都不会送包装得这么精致的礼物。”

“你怎么知道那个奇怪的机器人不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比如游马家那个圆滚滚的机器人刚好送了它一个黄色丝带呢?”

“如果是那样轨道七会珍惜地把它戴在头上而不是用来包装礼物。”

“说的有道理。”

“而且最重要的是,”克里斯拆开了包装,一个桌游盒子显露了出来,封面印着的是残缺的少女站在末日景象中的图片,名称是《永久的后日谈》。

“这一看就是送给你的。”

“既然你早就拆开了刚才何苦包装得那么好……而且为什么一看就是给我的啊虽然我的卡组的确是死灵人偶但还没那么重口啊!”

“这只是你的个人感觉。从各种因素分析,会有跟踪你的狂热粉丝把它给扔进米歇尔的房间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首先,她要知道我们家在哪儿。我发誓从拥有了纹章以后我从没有用正常方式回家。而且如果真被人看见了现在外面早全是‘极东冠军突然消失是超自然现象还是炒作特效’的新闻了吧。”

“那就奇怪了,这到底是谁放进来的?”米歇尔沉思。

“该不会是游马吧?”

“不会。游马还没满15岁。”

“可是你满了啊。”

“任何桌游对游马来说都不比决斗有趣。”

 

“怎么了?难得这么吵闹啊。”突然出现在三兄弟背后的玉座并没有等到意料中的被吓一跳的反应。

“父亲,今天早上米歇尔在房间里发现这个像是送给托马斯(‘并不是送给我的!’托马斯如此抗议)的礼物,但是托马斯否认了。因此我们正在讨论究竟是谁把它给放进来的。毕竟如果有人发现了我们的住处,那就稍微有些麻烦了。”克里斯有条有理地复述道。对于父亲突然出现的戏法,他们早就习惯了。

“我看看。”玉座凑了过来,仔细打量着这个盒子,“是TRPG啊。我明白,那么……”

真不愧是父亲。

三个人这么想道,然后满脸期待地等着玉座说出犯人的名字。

也许犯人就是他自己?

“我们来玩一玩吧。”

 

生活总是会朝意想不到的方向展开。

正如克里斯不会想到他失踪的父亲会变成一个小孩子。

正如托马斯不会想到他曾经的宿敌根本不是人。

正如米歇尔不会想到他会在15岁的时候读初一。

正如现在他们不会想到玉座面对一个来历不明的桌游,给出的意见是“来玩一玩吧”。

“等一等,父亲。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出犯人不是吗?搞清楚到底是谁通过什么途径知道了我们的住处。”在这样的情况下,着急起来的反而是托马斯。

“托马斯,变成明星以后你考虑的事情多了不少啊。这很好。”玉座还是不温不火,“不过既然他给我们送上来了,那就是想让我们玩嘛!既然没有什么头绪,那就顺着他的思路来玩吧。”

“对啊!也许到了最后,就知道犯人是谁了!”米歇尔补充道。

——————————————————————————————————————

总而言之,阿克雷德家,今天也迅速地达成了一致的见解。(虽然托马斯还有异议但是看着兄弟都兴致勃勃的样子于是他也只好同意)

“呼,被死灵法师复活的人偶在人类毁灭的世界里寻找记忆的故事啊,真是有意思。”读着规则书的玉座如此赞叹道。

“GM本身也是作为游戏中的死灵法师,这个倒和其他的TRPG有些不同。”他一字字地读过规则书上的说明文字,眼中兴趣渐浓,“看来犯人也是懂得挑选的一个人呢。那么,这特殊的GM就由我来担任吧,如何?”

“没有意见。”×3

“可是这个游戏的主角都是少女。莫非犯人是有想看我们扮演女孩子的恶趣味吗?”托马斯依旧一脸嫌弃,他对于这个使自己背上了不明罪名(虽然很快洗清)了的不明桌游不抱好感。

“能够扮演男孩子的方法也是有的哦。这种问题完全不用担心。”玉座一脸轻松地笑道,“按照这规则书上说的,第一步是要在人偶设计图上写上自己所要扮演人偶的基础设定。”

“娃娃的名字就是我们在游戏里的名字吗?”克里斯微微垂眼,仔细考虑着,“虽说用本名也并非不可,不过代出感会有些强烈吧。”

“叫Ⅲ、Ⅳ、Ⅴ好了。这名字所代表的我们,同里面的人偶不是有些相似吗?”托马斯说道。

“我赞同!”

于是三个人依次填上了第一栏:人偶的名字。

“接下来是享年,虽然是让人感觉不怎么舒服的字眼。不过根据设定,里面的人偶都是早已死去的人类。又有说明只是外貌年龄。你们要怎么设定呢?”

“我觉得用真实年龄就好了吧,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对剧情有多大影响的东西。”米歇尔说。

“这上面的推荐年龄是8-17岁,那么大哥不就是超龄人偶了吗?想想还真有些好笑呢。”

“安静点,托马斯。”托马斯的额头接受了克里斯的一记重弹。

“然后是暗示。因为人偶都失去了记忆,暗示大约就是对过去的自己是什么人的一个大致的印象。这里给出了十个暗示,你们是要自己选呢?还是把决定权交给骰子女神?”

“随机得到的结果大概会更有趣。”作为研究人员的克里斯最是了解随机的魅力。

“足足十个暗示,这会让人犯选择困难症的。”

“好的,那么我开始扔了。”

结果是:

Ⅴ的暗示:

02「绝望」

那可能是跟现在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惨酷日子。为了不要重蹈同样的覆辙,有回想起来的必要……

 

Ⅳ的暗示:

03「陷阱」

突然之间遇到了什么,使你身陷地狱之中,毫不讲理的命运。可是如果就连那样的内容都想不起来的话,不管报复还是克服都办不到。

 

Ⅲ的暗示:

08「反转」

现在的妳,与过去的妳,仿佛两个不同的个体。一定要回想起真实的自己,这样才能够变回原本的样子,或者与之分别。

 

“为什么只有米歇尔扔出了那么正常的暗示!”托马斯愤怒地捶桌,“骰子女神也偏爱幼子吗?!”

“不是啊,托马斯哥哥,还不知道所谓过去的‘我’是什么样子呢。也许是坏到了极点的人也说不定。”

“某种意义上说确实如此。”

背后掌击×1

“这里只有两个暗示是相对比较好的,也就是扔出不好的暗示的机会占了八成。米歇尔的暗示正如他所说,并不一定是个好的暗示。”克里斯慢条斯理地分析。

“可是他还有一半的机会是好暗示啊!”托马斯依旧愤懑不平。

“好了好了。”玉座拍了拍手,“顺便把记忆碎片也解决了吧。记忆碎片比起暗示来是更为具体的一些片段,每个人两个碎片。开始扔了。”

 

结果是:

Ⅴ的碎片

80 游乐园

  是跟家人?还是朋友?或者是跟妳的小情人一同出游?那是喧嚣而欢乐,就像完全不同世界的游乐园的记忆。各种好玩的游乐器材、洋溢幸福的人群。那样的日子,如今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呢?能不能找到残留的痕迹呢?

 

14 诅咒

你永远无法原谅某一个人,所以你带着这股憎恨进行了仪式。每天诅咒著、持续诅咒著,既然自己苏醒过来的话,那就表示自己受到诅咒了吧!所以对那个家伙的诅咒一定也成功了,一定要让那个家伙,也尝尝地狱的滋味!

 

托马斯的碎片:

61 占卜

占卜运势的记忆。是谁帮你占卜的呢?那个时候对妳说出来的结果,一定是会变得更为美好的句子吧?尽管可能也只是随口说说玩玩而已,却是现在支持着你的重要话语。

 

98 杀戮天使

有谁教会了你杀人的技巧。毫无疑问,你已经杀过好几个活生生的人类了。只要杀人就会得到奖赏,现在这个死不了的世界当中,这个持续杀戮的世界当中,只要继续杀下去的话,也可以得到奖励吗?

 

Ⅲ的碎片:

31 废弃

  那是坏掉之后遭到舍弃然后埋葬起来的记忆。受到残酷的虐待,哭喊、愤怒、诅咒、最后终于放弃抵抗。这样的情况,就算到了现在依然没有改变,哪怕是未来、还有更遥远的明天一定、一定……也不会有任何的……希望出现。

 

83 花圃

  你喜欢花儿。施肥、浇水、除虫,看着花儿朵朵绽放,结实、结果。这是段漫长的作业,却是确实保留在你的记忆之中。当初的那个花坛,如今是否安在?

 

“这一次骰子女神倒是格外公平呢。”查看过彼此的记忆碎片以后,米歇尔说道。

“结合暗示来猜测的话,是有谁把我推入了绝望中,因此才反复地诅咒着他吗?”说到这里,克里斯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大好的回忆。

“也可能是诅咒的时候所付出的代价是陷入绝望。”米歇尔提出了另一种意见。

“说不定绝望和诅咒本身就是到游乐园游玩的记忆呢。”最后发言的是托马斯。

“我的碎片嘛……占卜这个字眼总让我想起那家伙的妹妹。”他挠了挠头,“占卜里有没有提到杀戮天使的命运呢?”

“我想没有。”

“最后是我的碎片……废弃和花园……实话说我想到了一个不大靠谱的猜测。”

“说出来吧。”

“也许我原本是那些花朵中的一员,枯萎后被埋葬,在世界毁灭后又被死灵法师作为人偶复生吗?”

“这样一解释的话反转的暗示也说得过去了。米歇尔,没想到你想象力还有这么丰富嘛!”

“是受了游马的影响了。”

 

“下一个是宝物,人偶最重视的东西。同战斗也有很大的关系。依旧由骰子女神来决定。”

 

Ⅴ的宝物:

01相片

还是人类时候的相片,是过去幸福所残缺的一角。或许上头映着的是你的生前也不一定。

 

Ⅳ的宝物:

08 饰品

戒指或者首饰之类的东西,闪闪发亮的漂亮饰品。或者对你而言,是个无可取代的护身符……

 

Ⅲ的宝物:

10 可爱服饰

哪怕身体变得不再像是自己,这件服装编织出来的可爱永远不变。就连穿着的妳,都能获得那颗永远不变的心。

 

“托马斯哥哥,怎么样?”米歇尔微笑着拍了拍表情复杂的托马斯的肩膀。

“我知道了,这个游戏本质上还是扮演少女。”托马斯双手交叠放在额前,一副已经放弃的样子。

“托马斯,这样就放弃了一点也不像你的风格啊。宝物的说明只是个大概,具体如何是你自己设定的哦。”

“但是饰品要怎么设定啊还是闪闪发亮的漂亮的……”托马斯边说边无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哦对了!手镯!”

“不错。那么克里斯和米歇尔呢?”

“照片的话……那么就是家人的照片吧。”

“我吗?那就是和现在穿的衣服一样吧。虽然业已毁灭的世界还能找到这么精致的衣服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不过正因为如此才是宝物吧。”

“然后来决定宝物的装备部位吧。如果这个部位在战斗中被打飞的话,宝物也会被损坏而消失哦。”

“随随便便就能说部位被打飞……真不愧是末日系游戏啊……既然是手镯,那自然是装备在手部。”

“照片应该是要放在身上的吧,那么就是躯干。”

“我也是躯干。”

“说起来宝物在战斗中被损坏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发狂哦。”

“发狂?”

“‘我的宝物!无可替代的宝物!被你给损坏了!我要消灭你!将你碎尸万段!’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哦。”

“那就是能大幅提高战斗力的一种方法?”

“说是如此,可是对于己方来说,发狂也是很麻烦的一个东西呢。这点留到后面讲解吧。”

 

“现在,终于到了人偶最关键的部分呢!类型、倾向,以及各自的技能。我想你们都能看出来了吧,这些都是游戏中战斗环节所要用到的重要设定。比起随机的决定,我想你们还是慎重地考虑过后再做决定吧。”

“战斗都是团队战吗?”

“基本如此。”

“‘基本’……意思是也会有单人作战的剧情?”

“当然。不过我会把难度设置得很低的。”

 

“差不多决定了吧?”

“嗯,大致如下。”

Ⅴ:

倾向:コート(Court/幕僚)冷静分析状况,下达正确判断的参谋角色。

初期配置:炼狱

主要类型:バロック(Baroque/繁华无序)变异2

辅助类型:ゴシック(Gothic/恐怖异端)变异1改造1

技能:

1、看穿

时机:追加 消费:0 射程:0~3

效果:抵消对象的1个「追加」或「伤害」或「裁判」战斗行为。

 

2、名称:悖德的喜悦

时机:伤害 消费:0 射程:自身

效果:使用过的1个「追加」、「裁判」、「伤害」战斗行为,可以再次使用。

 

3、名称:再生

时机:伤害 消费:1 射程:自身

效果:防御1。1轮之内可以无数次使用。不过面对单次伤害无法重复使用。

 

4、名称:怪力

时机:自动 消费:无 射程:自身

效果:肉体、白刃攻击的伤害+1。

 

强化部件:

1、名称:袖剑 部位:手

时机:追加 消费:2 射程:0

效果:白刃攻击2+连击1。

 

2、名称:强化外皮 部位:躯干

时机:伤害 消费:0 射程:自身

效果:防御1。

 

3、名称:尾巴 部位:脚

时机:自动 消费:无 射程:自身

效果:最大行动值+1。

 

4、名称:毒针 部位:手

时机:行动 消费:3 射程:0

效果:肉体攻击3。

 

5、名称:蕈菌丛生 部位:躯干

时机:裁判 消费:0 射程:0

效果:妨碍2。

 

Ⅳ:

倾向:ホリック(Holic/狂人)

初期配置:炼狱

主要类型:レクイエム(Requiem/镇魂杀手)武装2

辅助类型:タナトス(Thanatos/塔纳托斯)武装1改造1

 

技能:

 

1、名称:业怒

时机:伤害 消费:参照效果 射程:自身

效果:自身给予目标伤害的时候可以使用。以任意依恋的精神压力点数+1做为消费,该次伤害+2。

 

2、名称:杀剧

时机:自动 消费:无 射程:自身

效果:战斗片段时,同回合中攻击姊妹攻击过的敌方对象时,可以让自身攻击判定修正值+1,伤害+1。

 

3、名称:死亡之手

时机:追加 消费:0 射程:自身

效果:任意1个攻击战斗行为,可以转变为「追加」使用。

 

4、名称:鎗型

时机:裁判 消费:2 射程:0~1

效果:妨碍2。然后可以对同一个对象造成射击攻击1的伤害。

 

强化部件:

1、名称:反物资步枪 部位:手

时机:行动 消费:4 射程:1~3

效果:射击攻击5。

 

2、名称:合金提箱 部位:手

时机:伤害 消费:0 射程:自身

效果:防御1+「爆发」无效化。

 

3、名称:大型手枪 部位:手

时机:行动 消费:2 射程:0~1

效果:射击攻击1。

 

4、名称:功夫 部位:头

时机:自动 消费:无 射程:自身

效果:最大行动值+1。

 

5、名称:限制装置 部位:脚

时机:自动 消费:无 射程:自身

效果:这个部件在战斗片段中损伤的时候,可以当场宣告最大行动值+2。战斗片段结束之前这个效果会一直持续,效果作用中的时候,这个部件无法修复。

 

Ⅲ:

倾向:アリス(Alice/少女)

初期配置:炼狱

主要类型:ステーシー(Stacy/活泼女孩)武装1变异1

辅助类型:レクイエム(Requiem/镇魂杀手)武装2

技能:

1、名称:少女

时机:追加 消费:0 射程:0

效果:与指定对象的姊妹1人进行对话判定。

 

2、名称:肉盾

时机:伤害 消费:0 射程:0~1

效果:伤害附加的效果(切断、连击、全体攻击等)全部抵销。

 

3、名称:庇护

时机:伤害 消费:0 射程:0~1

效果:对象受到的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1轮之内可以无限使用。

说明:妳总是毫不犹豫,阻挡在姊妹与攻击之间。这样子的妳,正是保护大家的盾牌。

 

4、名称:鎗神

时机:自动 消费:无 射程:自身

效果:属于射击攻击的战斗行为攻击判定,修正值可以+1。

 

强化部件:

1、名称:打死人枪 部位:手

时机:行动 消费:3 射程:1~2

效果:射击攻击1+爆发+全体攻击。

 

2、名称:拼接制品 部位:躯干

时机:自动 消费:无 射程:自身

效果:战斗片段结束时,这个部件与1个损伤的基本部件都可以自动修复。

 

3、名称:双枪 部位:手

时机:行动 消费:3 射程:0~1

效果:射击攻击2+连击1。

 

4、名称:电锯 部位:手

时机:行动 消费:3 射程:0

效果:白刃攻击2+切断。

 

5、名称:燃烧瓶 部位:任意

时机:行动 消费:2 射程:0~1

效果:砲击攻击1+爆发+连击1,攻击判定修正值-1。

 

托马斯趴在桌子上,肩膀抽搐,一边用手捶着桌子一边发出了抑制不住的笑声。其间他几次想要表达自己发笑的缘故但都没有能成功说出一个完整的词语。

“先不管托马斯。总体来看还是不错的团队配置。初期都在炼狱,是为了方便协作作战吧。”

“呼……挑选的时候着实费了很多脑筋,不过效果如何,还是交给实战检验好了。”

“这样一来,人偶设计图上最后的空白就是对彼此的依恋了。交给骰子女神了!”

 

结果:

Ⅴ→Ⅳ:友情

Ⅴ→Ⅲ:嫌恶

Ⅳ→Ⅴ:保护

Ⅳ→Ⅲ:执着

Ⅲ→Ⅴ:保护

Ⅲ→Ⅳ:憧憬

 

“为什么觉得和克里斯的哥哥的设定稍微有些冲突呢?”看着投出来的依恋结果,米歇尔感到槽点有点儿多,“明明是最为睿智的那一个,却需要我和托马斯哥哥的保护呢。”

“智商越高,身体越弱。这是上帝的原则。”恢复正常的托马斯一本正经地说道。“假如被敌人抓到他的尾巴的话大概会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吧。所以才需要我们两个保护啊。是吧,大哥?”

“我至少也有装备了‘强化外皮’,不必太费心。”克里斯已经不想再对托马斯的捣蛋发言作计较,“但是我对米歇尔的依恋竟然是嫌恶……骰子女神耍了个坏心眼呢。”

“觉得头疼的话,克里斯你可以不必在扮演里过多地表现。”

“但是还是被克里斯哥哥厌恶着……心里总还是有些不太舒服呢。”

“把这也当成TRPG的魅力来看待吧,米歇尔。在现实中可见不到克里斯厌恶你的样子哦。”

“我也不想见到啊……”

——————————————————————————————————————

“好了,这样就暂且告一段落了。”玉座往椅背上一靠,双腿在半空中摆动着。“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了吃饭的时候呢。托马斯!”

托马斯非常默契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米歇尔也跟在他的身后,顺手收走了桌上的茶具。

克里斯则精神专注地研究着规则书,以期找到什么有利于游戏进行的情报。

“父亲,为什么在挑选部件的时候,你将‘心脏’划去?”

“因为它的设定与我所设想的背景设定相冲突。”

“那么,我们不需要‘男孩子’也可以扮演少年,同样是因为特殊的背景设定?”

“当然。我很期待你们找到答案的那一刻。”

 

————序章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