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两位旅人

  • 纯粹脑洞方向不对的Ⅲ隼

  • OOC意味严重

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总之先囤在这儿……

——————————————————————

北之国的北之城,曾有两位旅人在此经过。

他们的故事总是在年老的妇女口中被提起,作为让孩子们安静下来的手段或是完成了任务的奖励。

刚到此地的年轻旅人对此颇感兴趣,他走进一家咖啡店,朝柜台里坐着的人挥手:“那个,阿婆……”

接着他挨了一记爆栗。

“有没有礼貌的啊!”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怒目圆瞪。

“游马,该叫她姑娘。”

漂浮在空中的淡蓝色生命体提醒道。

“咦,不是说懂得这个故事的都是年老的妇女吗!”

“这大概是叫例外.”

“你是想听那两个旅人的故事?”

“是!你怎么会知道?”

“最近有一大群人都过来问这个故事,真是奇怪,不就一个童话而已!童话书在那边,自己去找,第一篇就是了。”少女明显地表现出了不耐烦的情绪,三言两语就打发了游马。

“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游马从书架上抽出那本童话书,虽然出版日期是最近的,但边缘已经翻卷起来,看来已经被许多人翻过了。

“真的有好多人来看啊!呃,第一篇……”

 

一个故事,最重要的就是人物。

那么我们就先从这两位旅人的身份说起吧。

其中一个衣着考究。原料源于棉花糖一样的蚕所吐的丝线,鲜艳却不张扬的红色来自王城里最出色的染坊,金色的滚边出自皇帝赞赏过的绣娘之手。整个人看起来精致宛如点缀着草莓酱的巧克力蛋糕。

在他幼年时,繁星满天的时候,他的父亲会拿出笔和一沓又一沓的白纸,演算每一颗星星的位置;他的长兄会搭起一个长筒,首尾装着镜片——后来他知道那是叫望远镜,窥探星空的秘密;他的次兄会拿出自己的人偶,以银白的丝线操纵它们在星光下舞蹈。所以没有人会给他讲睡前故事。但他从不为此担忧。只要他爬上高高的椅子,翻开躺在红木桌上的厚重的书,星星就会亲自给他讲故事。从栽下东边森林第一株树苗的铁铲开始,到南方征战沙场的勇士脸上所佩戴的恶鬼面具,再到西方林间少女舞动时额前的黄金花鬘。待他稍大一些,发现布满了花纹的盔甲,闪耀着奇异光彩的弯刀,带着裂痕的翡翠雕刻,都有星星的故事藏身其中。

于是他理所当然地变成了一个追寻藏着故事的古物的旅人。也许是认为原本那显赫的名字会为他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便挑了个不太起眼的数字,Ⅲ,作为他的符号。

大多数时候Ⅲ都是独自行动,不过在途径北之城的时候,某天早晨他发现自己的行李箱不见了。他去报了警,在那身华贵衣服的帮助下,没过多久警察就提着他的行李箱回来了,同时还有一个死死抱住行李箱不撒手的,八九岁的小孩子。

那正是第二个旅人。名字读作Shun,至于该怎么写他自己也不明了。他有着蓬散零乱的墨绿短发,衣着单薄,布料源于森林中随处可见的亚麻,灰暗的颜色与他白皙——也许用惨白来形容更恰当一些的皮肤形成了十分奇妙的互相衬托的效果。Shun微不足道如同秋日风中摇摆的枯草。但他鹰隼一般的金瞳里有难以动摇的坚定的信念。

“麻烦了。真是感谢您。”Ⅲ用道谢让警察离开,然后他回过头来,思考如何对付这个明显有些锋芒的小孩子。

“你应该已经看过箱子里的东西了吧?那里面可没有你感兴趣的食物或者玩具啊。所以能放手吗?”Ⅲ微笑着说道。

“地图。”Shun抬起头来,吐出一个单词。接着又补充道,“到达北方神庙的地图。”

“北方的神庙?为什么你想去那里?那个地方只有呼啸着要折断树木的狂风,胡乱堆砌起来的乱石,连石柱上也尽是灼烧的痕迹。”

“Ruri在那里。”

“Ruri?”

“我妹妹。”

Ⅲ突然想起了繁星漫天的夜空。

“我带你过去吧。”

就这样,两位旅人开始了他们的旅程。

 

“稍微休息一下吧?”

“不,我要去找琉璃。”

鹰隼总是认定了目标,便不会轻易停下的生物。

透明的雨踏着灿烂的阳光造访城市,它会将一切鸟类的羽翼打湿,再高傲的猛禽也必须让步于它。两位旅人坐在街角的咖啡店里,天空来的使者顺着玻璃流下,透明与透明相互重叠,将玻璃外的影像抹成了一块一块的模糊色团。

咖啡馆里只留有必备的啜饮红茶的声音和精美的点心被咀嚼的声音。这样的天气,没有谁想说太多话。

但是Ⅲ不喜欢这样的安静。这总令他感到窒息。

于是他问对面的盯着窗外发呆的小小旅人:“你喜欢下雨?”

“不。”

“那为什么一直盯着窗外看呢?”

“因为无聊。”

顿了一会儿,他又开始自顾自地念叨:“琉璃会被淋湿吗?”

“没事的。最北的神庙,传言有神明在庇佑。那位神明会保护好你的妹妹的。”

“神明……”Shun的眉头皱了皱。“我以前很讨厌听见这个词语。”

“为什么?”

“因为就是神明带走了Ruri。神明总是这样,一边说着要普爱众生,一边又毫不在意地以清扫的名义掳走些弱势的人。”

“是吗……”

雨停住了,两位旅人准备重新开始旅程。

Ⅲ起身去付钱,回来却看见Shun在往衣服里揣马卡龙。

“我以为你不喜欢吃甜食。”

“Ruri喜欢。”

在旅途中有时候会有伯劳鸟扑楞着翅膀过来,掠过Ⅲ的头顶落在Shun的肩上低声鸣叫几声,接着Shun就会指向某个方向,说:“那个方向有新的旅店。”“左边强盗埋伏的几率要低一些。”“中间道路的障碍物更少。”

“你听得懂它们说的话吗?”

“是。”

“听起来真像是远古的魔法。”

终于他们到达了那个被藤蔓覆盖的废弃多年的神庙。狂风呼啸着朝他们打招呼,崩塌的屋顶变成乱石凌乱地散布在四周,勉强支撑着这神庙形状的石柱上尽是灼烧的痕迹,那之上原本精美的壁画变得模糊不清。

Ⅲ先走了进去,可是他谁也没有看见。

他正感到疑惑时,Shun径直走到那个面目全非的祭坛前,将马卡龙放了上去。

在那个瞬间,祭坛上出现了一名宛若琉璃一般光华夺目的少女的身影。

她沉默着,Shun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的身影逐渐在一片破败中变得透明。

“我们是亡灵。”

Ⅲ听见了那位少女的声音。

“很久以前,我被带走了,作为献给神明的祭品。后来哥哥到处找我,也许是还未找到就死了。于是他的灵魂在世间徘徊,直到见到我为止。”

“总之,真是万分感谢。”

“不,那没什么的。我只是觉得他与我有些相像,同样的,想要守护家人而已。”

然后他们都消失无踪,精致的马卡龙在一片杂乱中显得格外突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