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无言の脑洞

  • 隼强行主角

  • 脑补甚多脑洞清奇

  • 也许是隼斗

——————————————————————————————

“教授,又有什么任务了吗?”

游理站在台阶下,毕恭毕敬地行礼。

“你刚刚从XYZ次元带回的那个女孩,真的是黑咲琉璃吗?”

“绝对没错。”

“是吗?”

零王弹了一个响指,在虚空中弹出许多窗口,名目繁杂的检测指标纵列排开并且飞速滚动着——但无一例外,它们的结果都是0。

“她没有作为‘碎片’应该有的力量。”

“哎——”

游理拉长声音,似乎夹杂着些许失望。

“真有趣呢。”

但随即更大的兴趣将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失望完全取代了。

“难道XYZ次元还有军团没有到达的地方?”

零王伸手在虚空中一划,众多的窗口立时消失,而后出现了一个新的窗口,那上面是游理也十分熟悉的一张脸。

“很有可能,是误判。”

——————————————————————————————————————

黑咲隼感觉眼睛有些发疼。

也许是穿越次元所造成的不适现象吧?

不,不对,并不是穿越到了同调次元以后才出现的不适。

在几分钟前,还在standard次元,他正逼问着名叫榊游矢的少年,却突然听见了失踪已久的挚友的声音的时候,不适的感觉就已经出现了。

只是因为过于惊讶刺激了泪腺造成的反应。

给那莫名其妙的感觉下了这样的定义后,黑咲隼按了按眼睛,又闭眼稍作歇息。果然,不适的感觉消失了。

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已经能够十分清楚地判断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里的灯光格外耀眼,刚才的古怪感觉大概也有它的功劳。

虽然灯光明亮,却丝毫不能扭转这里颓唐的,晦暗的氛围。

待在这里的人大多三五成群,手里都拿着几张卡片,上边用潦草的字体写着一些人的名字,每个名字的后面都标注着“1:35”“1:37”“1:200”之类的数字。

他们彼此察看对方的卡片,然后窃窃私语着些什么,嗡嗡地像蚊子飞动的声音。

渐渐地声音开始变大,似乎是有几个人为了谁会赚谁会赔之类的事吵了起来。接着很快就发生了肢体冲突。巨大的声响很快便盖过了蚊子的细鸣。

一旁的人们都缩在一旁,不敢上前阻止。只是麻木地看着拳脚在自己面前挥舞。

黑咲隼皱了皱眉,刚刚迈开步子,便有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冲过来,粗暴地将扭打在一起的几人强行分开,然后把他们拖了出去。

蚊子嗡嗡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把治安维持局的人给引来了。”

“每天都有这种不知好歹的人。”

在处理完这个小小的插曲后,治安维持局的警察便退下了。

经过黑咲隼身边时,他感觉到了异样的目光。

突然,其中的一个人朝他的腹部打出了拳头。

可惜他还是慢了一步。

黑咲隼朝着旁边一闪,使他落了个空。紧接着他握拳的右手被黑咲隼擒住,向下一用力,那位警察便翻滚着摔到了地上。

余下的几个人急忙从腰上拔出手枪,齐刷刷地对准了黑咲隼。

“你是谁?为什么要袭警?”

为首的长官走出来,言语间弥散着火药的味道。

“这家伙刚刚突然袭击我,那是自卫行为。”

黑咲隼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是什么人?”

“在此之前先回答我,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哪里?”

“你……”长官攥紧了拳头,眼睛里好似要喷出火焰来。如此嚣张的袭警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但对方眼中那仿若藏有万千刀剑的凌厉,最终使他屈服了。

“我们是治安维持局的警察,这里是‘City’的地下决斗场的等候室。只有下了注的人才能在这里等候决斗的开始,你看起来并没有下注,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是非法侵入这里的,有权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不错,我的确不是通过正常途径到达这里的。”黑咲隼轻笑一声,“不过,你们的法律,对我没有约束力。”

“你这家伙!”长官拔出手枪,对准了黑咲隼的额头,“如此冒犯治安维持局,不怕被送进收容所吗?”

“我说过,你们的法律于我而言毫无意义。”

“嘁!”

此时,另一个警察突然喊道:“决斗盘?!这个人莫非是挑战者?”

“回答我!”

长官怒喝道。

“挑战者?那是什么?”

长官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他真想现在就开枪打死这个什么都不知道还敢用如此高傲的语气和他说话的袭警犯,但若是无故开枪的话,即使对方是“平民”,他也必须担负一定的法律责任。因此在弄清这个人的身份前,他不敢轻举妄动。但事实是,到现在为止,他连这个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是地下决斗场的规则,挑战者对庄家所属的决斗者发起挑战,然后观众对决斗的结果进行下注。现在可以回答我了吗!你到底是谁!”

“黑咲隼。”

他伸手抓住长官的枪,然后用力一捏,手枪发出了清脆的断裂声。

“听着挺有意思,那么,我就来当今天的挑战者吧。”

多么聪明的袭警者。

依照地下决斗场的规定,只要持有卡组和决斗盘的人提出要作为今天的挑战者,那么无论如何,都要让他进行决斗过后才能进行逮捕。

长官咬牙切齿地将手枪扔到了地上,示意旁边的警卫带着黑咲隼去准备。

——————————————————————————————————————

黑咲隼褪下风衣,换上更加适合D轮驾驶的机车服。然后从D轮的屏幕上调出了说明窗口以熟悉D轮决斗的规则。

驾驶着机车决斗,这在XYZ次元可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就连他那擅长各种花式飚车的父亲,都曾语重心长地教育他:“虽然开机车很帅,决斗也很帅,但是一边开着机车一边决斗的话,就不帅了,会翻车的。”

而他现在居然就即将要开着机车去决斗了,像古代罗马的角斗士一样。

假如让父亲懂得会是什么心情?

这个答案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

风狂啸着掠过黑咲隼的耳边,身后对手的咒骂也被狂风卷向了远方。

D轮决斗,不愧是自由的象征。

将所有一切全都交给风,烦恼由风带走,胜利则乘风来到。

他感到全身都被高速行驶掀起的狂风所包围,这样奇妙的感觉将他的思绪带回了他尚小的时候。

 

“老爸的车技怎么样?”

“棒极了!”

那个时候他和琉璃坐在父亲的机车后座,任由父亲带着他们在或平坦或崎岖的道路上狂奔,感受着不同方向、不同力度的风。

城市的霓虹灯飞快地在他们眼前掠过,一幕又一幕,好像穿越了无数的空间与时间。

“要下坡了!抓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次坐上机车的琉璃并不能理解这样的刺激,平地上还好,然而在经历了有惊无险的急速下坡之后,她嚎啕大哭了起来。

然后在隼的强烈要求下,父亲只好停车,在路边安慰受到了惊吓的琉璃。

“琉璃,老爸告诉你啊,你那件黑色的裙子,其实是你哥哥的。”

琉璃一下子止住了哭声,水汪汪的眼睛直盯着父亲。

“那个时候你们还小,长得简直一模一样。那天正好你生日,老爸啊,想着要给你买件裙子来当生日礼物。结果一个没注意,把你哥哥带出去了。还是店员换衣服的时候说‘这位先生您为什么要给您儿子买裙子呢’老爸才反应过来,哈哈!不过我看那件裙子确实挺漂亮,也买下来了,可惜放了一年你才穿得上它。”

“好有趣!”

琉璃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父亲满意地站起身来,自认为已经完成了任务。

“爸爸……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然后父亲花了三倍的时间去和几乎要暴走的隼解释清楚这件乌龙。

————————————————————————————————————

“胜者是,黑咲隼!”

全场都沸腾了起来,买错了注的观众愤怒地朝着场内扔着各种各样的垃圾。

“这样子算什么啊!”

“那个XYZ召唤,绝对是作弊吧!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召唤方式!”

“叫老板出来!”

“骗人的!这些都是骗人!!!”

就连长官也大吃一惊。黑咲隼打败了原先的擂主,那么,他将作为新的擂主,接受其他挑战者的挑战。换言之,在他被下一个挑战者击败前,都不能对他实行逮捕。

不过这样也无所谓,反正只要能从那些无知观众的口袋里骗到钱,然后装进他自己的腰包里,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什么要紧。

“伙计们,回去吧。”

长官站起身,招呼其他人。

但就在这时,在他视野的角落闪过一片紫光。

——————————————————————————————————————

“不愧是枪兵的选拔者!用D轮进行的XYZ召唤也如此熟练!”

隼并没有理会丹尼斯轻浮的夸赞,按照自己熟练的战术与他决斗着。

而丹尼斯并没有因此气馁,他感受着黑咲隼的决斗中散发出的强大的XYZ的能量。

“嗯,果然是游理的目标。”

————————————————————————————————————

“好了好了,前戏差不多就到此为止吧。”

身着紫色军装的少年踏着漫天飞扬的卡片,走近了决斗场中央的黑咲隼。

“你这家伙……就是你掳走了琉璃!”

“啊还记得我啊,不错不错。不过关于那件事情,真是抱歉呢,把她带回学院了以后才发现,她根本不是教授要找的人。”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把你,XYZ次元真正的‘碎片’,带回学院去。”

“你在说些什么!?”

“嘛啊,还是听不懂吗?那就只能决斗过后再向你慢慢解释了。”

 

拥有和游斗相似面容的游理,其决斗水平也绝不在游斗之下。黑咲隼此时只觉得大脑里嗡嗡地乱响,决斗盘上的生命值尚有剩余,但他的意识清醒程度已经远远低于那个三位数。

“游……斗……”

他金色的瞳孔中闪射出耀眼的光芒。

————————————————————————————————————

“游矢,怎么了?”看着表情不太自然的游矢,塞瑞娜问道。

“我总觉得……有谁……在……向我……不,不对,是向游斗……呼救。”

【FIN】

 

意义非常不明的脑洞……大概就是假如隼才是XYZ次元的“碎片”这样的……四个碎片有各自对应的“宝石”,手镯只是宝石的载体。碎片们的各种特异功能其实是宝石的作用。然后,反正就是在XYZ次元宝石和碎片的对应出了什么问题,琉璃拥有柚子的外貌和手镯,但真正具有力量的“宝石”其实是在隼那里。

没错你们猜到了吗?所谓的“宝石”其实就是隼那双时髦值爆满的金瞳!

然后隼之所以能和游斗心灵感应也是因为“宝石”的力量。

妈的仔细一想我觉得还挺有道理!(X)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