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未来的我与过去的你

●隼和幼隼的故事

●心园背景

●幼琉璃和幼隼妄想有

●微隼斗

●ZEXAL没补完也许有BUG欢迎指出

————————————————————————————————————

心园的黄昏一如既往地慵懒而喧闹。太阳敛起光,趴在云层后面,像劳累了一天回到家把身体大大摊开的上班族。斑斓的晚霞随意地泼洒在天空中,如绚丽的花海。
平静了一天的校门口忽然沸腾起来,积攒了一天的话题全部在此刻爆发,各自等待着谁的回应。
“晚上有决斗秀一定要记得看!”
“虽然反转很出人意料但完全没有娱乐的感觉。”
“嘿跟我去开新卡包吧看今天谁的手气更好!”
“呐那边的人好奇怪啊……”
……
十岁的黑咲隼是少有的不在放学后谈任何话题的人,即使琉璃一再抱怨他这样实在太无聊了,但是他也确实找不到什么值得聊天的话题。不是关于打牌的怕琉璃听不懂就是一些肤浅的他认为完全没必要讲给琉璃听的八卦。因此每天就只能由琉璃来挑起话题了。
“我今天读了那部挺畅销的小说。大概就是主人公遇见了未来的自己的故事,他们的某些感觉是共通的……”
但是隼的目光却总是聚焦在远方。
“喂……哥哥,你在看什么啊,哥哥!”
琉璃伸手在隼面前晃了两下,他才回过神来。
“抱……抱歉……总觉得有人在看着我们……不,是在看着你。”
“谁?”
琉璃伸头四处看了看,问道。
“那边的……?”
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一回神的功夫,刚刚还站在那里的某人,就突然不见了。
“每天看着我的人都有很多啊。哥哥你总是这样担心过度会失眠的。”
“那样我就不必担心在我睡着时琉璃会有危险了。”
“………哥哥,有时候我也觉得有些困扰啊……”
隼头上惯例升起了一朵乌云,哗啦啦地下着瓢泼大雨。
琉璃友善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回家吧哥哥。”
一般的展开是云雨消散一切照常,但是今天隼却久久没有说话。
一直到了家门口,隼都是一副沉默不言的样子。
打击得没这么厉害吧……琉璃开始反思起来。
最后,终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他说:“琉璃,你先进去吧。我……还有一些事情。”
“嗯?什么事?”
“和琉璃无关。”
“喂哥哥,你今天很奇怪啊……如果是之前在学校门口的事情的话,对……”
“不不不跟那个没有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总之琉璃你先进去吧。”
“……”
“那我先进家咯?哥哥也要快一点!”

夕阳的余晖渐渐变暗,大门投射在地上的黑影愈来愈长,最后与沉沉压下的夜幕融为一体。
隼折回学校,拿着决斗盘,藏在学校大门后的阴影里,锐利的目光在沉寂的校园里一寸寸地搜寻着。
最近几天,他总是在学校门口见到一个奇怪的人,明明还是盛夏,那个人却总是穿着长长的风衣,还用墨镜和领巾把脸遮得严严实实,像是电视剧里常见的在谋划着什么阴谋的坏人一样。
更为重要的是,虽然他戴着墨镜,但是隼明显地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总停留在琉璃的身上。
尽管毫无根据,但是隼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曾经打算过报警,被琉璃以“他还什么都没有做,如果错怪了岂不非常不好”的理由劝下了。
那么,就只有正面相对了。
那个人应该还在学校附近,隼作出了这样判断的依据同样是直觉。
路灯忽的亮起,隼非常清楚地看见,那个人正站在教学楼的前方,定定地在凝望着什么。
没过多久他转过身来,一步步地朝着大门走来。
在此时隼还在考虑如果他与那个人正面交锋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如果他答应用决斗解决问题那当然最好不过,但对方看起来至少比自己大六岁,胜利的几率着实是个悬念。而假如对方直接采用物理攻击那就更糟了。不过这样就有报警的理由了。
但是,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潜在的对琉璃有威胁的人。
“给我等等!”
——————————————————————————
十六岁的黑咲隼着实被吓了一跳。并不是因为夜幕降临之后居然还有学生留在学校门口这件事,以前他和游斗就曾在半夜三更黑灯瞎火地到学校里玩大冒险——因为琉璃想知道恐怖小说里说的晚上十二点后学校会出现幽灵的传说是不是真的——然后证实了确实是假的。
回到现在,放学后还有人留下来并不奇怪,令他惊讶的是留下来并且把自己拦下来的人,是十岁的黑咲隼。
从现在开始,为了叙述方便,姑且将十岁的黑咲隼称为小小隼吧。
这可太不对劲了。黑咲隼想到。虽然他对于十岁以前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但他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都是一路紧紧跟着琉璃回到家的,到了家里也还是会盯着窗户门口等各种可能有人进来的地方。——那段时间女学生被坏人拐走、侵犯的新闻非常多,让他的神经紧绷了好长一段时间,看谁都觉得可疑得不行。以至于琉璃都感觉到困扰了——这样的习惯终结在认识游斗以后,他说:“隼,以后放学由我来陪着琉璃就好了,你总是翘掉值日老师会很头疼的。”
但关键是,现在的小小隼还根本就没认识游斗。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不是陪着琉璃在家而是跑来学校拦着自己?
可疑,非常可疑。
“琉璃在哪里?”
在小小隼说出下一句话前,黑咲隼抢先问出了这个问题。
“没有告诉你这种人的必要。”
小小隼以一种锐利的目光死死盯着他,说。
“竟然连琉璃的名字都打听到了吗……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再问一次,琉璃现在在哪里?”
“我不会告诉你的!如果你这么想知道的话,那么就和我决斗吧!”
泛着幽蓝光芒的决斗盘在小小隼的手上展开,他抬起头,目光似箭。
“假如我胜利的话,你,要立刻在琉璃的面前消失!”
黑咲隼低头,直面小小隼的目光。那确实是十分犀利的目光,但这掩盖不了他眼瞳深处透露出的些许不安,甚至他拿着决斗盘的手都在不自觉地微微发抖,冒出冷汗。
完全不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不安和恐惧。
小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幼稚。
黑咲隼这么感叹道,同样展开了自己的决斗盘。
黑咲隼知道,如果不和小小隼决斗的话,他绝对会追着自己不放,那样的话如果不慎发生了什么会造成时空悖论的事情就不大好了。
不过话说回头自己会在这里本身就会造成悖论吧,他记得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似乎是因为在调试次元传送装置时突然发生了故障,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的废墟已全数恢复为辉煌的高楼大厦。
那一瞬间他以为是神迹发生了,但所有日期,全部都是六年前。
换言之,他面前的景象,不过是六年前的过去时。
他已经在这个六年前的心园待了好几天,为了防止与这里的人接触而发生什么会改变未来的事情,他一直都尽量挑些人少的地方走并且保持蒙面状态。
当然,来到学校是个例外。
他已经挺久没有见到琉璃了。
他一直认为自己藏身的地方十分隐蔽,一般人发现不了——但是他忽略了一个因素,那就是对于琉璃的执念,十岁的他与十六岁的他是毫无差别的。
“那么,如果我赢了,就快点告诉我琉璃的所在。”
假若这个世界的自己也没有能保护好琉璃的话,那他便相当于犯下了两次相同的错误。
要战胜十岁的自己并不是什么难事,即使已经三年没有用过那个卡组,他依旧对卡组的构成、战术以及各种连锁了如指掌。
没过多久小小隼的脸上就露出了焦虑的神色,连锁被一次又一次地破坏,面对如此迅猛的展开,他完全没有还击之力。
这样的自己当初是怎么横扫整个学校的,黑咲隼的心里不禁浮现出了这个疑问。
胜负已定,只要最后的一次攻……
黑咲隼猛然感觉后脑一阵钝痛,紧接着他的大脑开始因为这剧烈的痛感而麻痹,他的身体瞬间失去平衡,重重地朝前倒去。
决斗中断。
“怎么了?”
小小隼原本已经做好了战败的准备,但现在的展开实在让他感觉有些措手不及。他将目光落在黑咲隼的背后,不禁大吃一惊:“琉璃?!”
琉璃收起决斗盘,说:“我就知道哥哥你肯定是回到学校了。不要总是动不动就和比自己强很多的人决斗啊。”
她走向晕倒在地的黑咲隼:“对付这种人直接用决斗盘从背后打晕还比较有效。哥哥你赶紧报警吧。”
“说起来他总是蒙着脸……到底长什么样子呢……”
琉璃边念叨边蹲下来,拉下黑咲隼的红色领巾,取下他的风镜。然后当黑咲隼的面容完整地呈现在她的面前时,她的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
“琉璃,怎么了?”
“呐,哥哥……你不觉得他长得有点儿眼熟吗?”
“嗯,有点儿像父亲。”
“不不不比起父亲……”
琉璃摸出一面镜子,递给小小隼。
“……”
小小隼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复杂起来。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的无表情。他按下决斗盘上的通话按钮,决定让警察把面前这个不明人物带走。但连续打了好几次,显示的都是占线状态。
“打不出去。”
“那么我们就回去吧。”
按常理而言,接下来确实是这样的展开。
但是小小隼望着地上的那张与自己极其相似的脸庞,心里翻涌出许多情绪。
“琉璃,等他醒过来吧。我还是想弄明白他的身份。”
“为什么啊?”
“我也不太明白这样做的理由……嗯……他也许和我有什么关系……”
“……好吧,假如他再想对哥哥做什么事情的话……”
琉璃举起决斗盘,学习特摄片里主角的动作。
“决——斗——(盘)——制裁!”
他们将黑咲隼搬到了一旁的长椅上,然后在长椅背面坐下,用聊天来打发时间。
“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他是我们没见过的表哥之类的人?”
“也许是我失散多年的另一个哥哥?”
“琉璃的哥哥有一个就够了。”
“你不要突然露出这种眼神啊,很吓人的……不过说起来刚刚哥哥你也太惨了吧,全部都被看穿了。”
“那家伙好像对我的每一张卡都了如指掌,好像亲自用过一样。是特地调查过吗?”
“居然有人特地调查哥哥!哥哥你加油啊说不定你能交到第一个朋友啊!”
“不,我才不要和那种偷窥狂做朋友。”

黑咲隼恢复意识的时候,蟋蟀的歌声回荡在幽静的夜中,远处不时响起汽车悠长的笛鸣。

世界在静谧中运转。
他睁开眼,试着直起身来,耳边突然响起十岁的他的声音:“你……醒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长椅上,长椅的背面坐着十岁的他和琉璃。琉璃低着头,眯着眼睛,看样子已经睡着了。而十岁的他睡眼惺忪,还禁不住打了个哈欠。
他站起来,走到不远处的大树边,小小隼跟了过去,靠着树,又打了个哈欠。
“琉璃什么时候过来的?”他问。
“在你准备攻击我的时候。”
“果然是。”
小小隼觉得他的应答中隐隐藏着一丝欣喜之情。
所以这个人真的好奇怪啊。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脸和我那么像?”
他闭上眼睛,似乎在深思熟虑着什么,最后,他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黑咲隼。”
小小隼脚下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
“未来的你。”
小小隼把头埋在刺啦啦的草地里,大脑一片混沌地解析着刚刚得到的信息
原先以为顶多是没见过的表亲结果他居然还就是自己啊这人在扯淡吧谁信他慢着如果他真是未来的自己那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会对自己的卡组这样熟悉了但是这种超展开是怎么回事了别的不说真的不会产生时间悖论嘛果然还是得问他具体情况吧但是怎么跟未来的自己说话啊小说里有很多这种桥段但是一部也没读过啊要不要问问琉璃不不不琉璃已经睡着了不能吵着她……
“有什么想问的就快点。”
小小隼从草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深吸一口气,说:“未来的我遭遇了什么?”
在脑内否决了N个方案以后,小小隼决定开门见山。反正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自说自话,没必要讲究那么多。
黑咲隼低头望着十岁的自己,金色的眼瞳波光粼粼,虽然也有些锐气,但更多还是一个孩子的好奇与天真。
原来小时候的自己这么可爱。
“无可奉告。如果让你知道了未来的事情而对未来造成了什么改变的话,最后我自身也会受到影响。”
“那你还让我问什么啊!”
未来的自己一点也不可爱。
“你在这里多久了?”
不能从未来入手,那就只能问现在了。
“三天。”
“那不会让那个世界的琉璃担心你吗?”
“……琉璃大概不会担心……倒是另一个家伙,不仅仅是担心的地步……恐怕还会不断地自责说什么‘不想伤害任何人’了,但他根本就没把自己算在‘任何人’的范围内。”
“为什么琉璃不会担心?”
“……答案在未来。”
“怎么又这样……等等?!未来的我交到了朋友吗?!”
小小隼原本有些低落的心情一下子就长出了翅膀一路高飞。因为锐利的眼光和决斗风格,大家都对他敬而远之,而事实上,他也很想在下课的时候,和朋友一起讨论决斗,一起抱怨今天的作业。
“那个人,很强吗?!”
看到小小隼如此高涨的心情,黑咲隼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果然还是需要游斗在旁边提醒一下……
黑咲隼点了点头。
“有多强?”
为了不打击到现在的自己,还是不要详细描述的好。于是他保持了沉默。
远处的灯光渐渐熄灭,汽车的声音也已许久都未响起。夜已经很深。
黑咲隼估计能够告诉现在的小小隼的事情都已经说完了,于是一边说:
“回去吧,琉璃会感冒的。”
一边迈开步子,朝着远处那片没有尽头的黑暗走去。
“慢……”
小小隼急忙追上去,尽管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问未来的自己的问题,但是直觉告诉他,他得抓住未来的他。
未来的他不想离开这里。
在他的手抓到黑咲隼的手的时候,突然间发出一阵强光,照得周围亮如白昼,小小隼本能地紧紧闭上眼睛,当光芒散去,他再度睁开眼时,面前只是一片没有尽头的黑暗。
“不见了?”
但是未来的他不得不离开这里。
这时候,小小隼的决斗盘突然连续不断地响起了呼叫声。是他的家人。他一边背起琉璃一边手忙脚乱地同家人解释自己回家那么晚绝对不是带琉璃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

那天晚上给小小隼留下了无尽的谜团,唯一得到解释的只有当时无法报警的原因是一些喜好恶作剧的学生每天晚上都故意给警局打一些玩笑的电话,导致电话占线。
当然,那个未来的黑咲隼,再也没出现过了。
尽管如此,日常的生活也还在平静地进行着。他遇见了未来的自己所说的朋友,的确很强,各种意义上都很强。小小隼稍稍有些理解为什么未来的黑咲隼在对自己谈起他的时候保持沉默了。
他所在意的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未来的自己失踪以后琉璃不会担心,也在三年后的某天,得到了答案。
答案在未来,果然是没有错的。
【FIN】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