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东离十二集小论文

东离十二集真的太厉害了紧急码个小论文!

这一集节奏非常出色,短短二十分钟叙述了两条线,一条是娄七落入鬼殁之地,一条是阿浪战啸狂狷,两条线都极为出色地展现了剧情矛盾,对娄、浪,甚至是殇和啸的人物塑造都得到了深入,立体感大大加强。

娄七这边,一人一剑甜甜蜜蜜还没过三集,深层矛盾就暴露出来了。娄七对彼此而言,都是一种“工具”,满足他们个人需要的“工具”,他们都是自私的。只是两人所求,并不相等。七杀天凌是魔剑,它只求饮尽人间鲜血,这是一种本能需求。情情爱爱巧舌如簧,不过是它魅惑人类的手段罢了。然而娄震戒是人类,有七情六欲,也追求永恒。他追求生命的意义,追求永恒的拥有,而这对七杀天凌而言,无足轻重,甚至极为致命。在七杀天凌看来,娄震戒所言一定十分难以理解吧,它才不在意被谁所握持,只要那个人愿为它杀戮为它献上血的盛宴,它就愿意陪他逢场作戏。可娄震戒,竟然为了所谓的“永远”,不惜要在鬼殁之地自戕。陪伴对娄震戒有意义,对七杀天凌,却完全没有意义。它不理解人生的高等意义,它只是一把映射人类本能的“魔剑”,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然不在意俗世的喜怒哀乐,他只求那一个至高的意义。七杀天凌就是他的意义,是他的“圣剑”。对他,七杀天凌也束手无策,惊慌失措。它不知该如何劝说娄震戒,因为它根本不理解娄震戒所求的意义,最后匆匆忙忙地搬出殇叔,才又苟过一集。不可一世的魔剑在人类面前败下阵来,这种剧情并不少见。只是以往,魔剑总是败于团结、友情这一类正能量,七杀天凌却是被人类疯狂的执着打败了。无论是强大的羁绊还是扭曲的恋慕,都是人生高等意义的体现,魔剑所代表的“本能”,完全不能与之匹敌。

再来说说浪这条线。啸狂狷简直就是“人至贱则无敌”这句话的注脚。上集把雪鸦气到自闭,这集甚至差点坑死阿浪,贱到这种地步,真的让人有一点佩服了。把丧月之夜丢给阿浪,这招确实高明。第一,阿浪习惯单兵作战,统帅部众,的确非他所长。第二,阿浪对“恶”非常排斥,有一种近乎洁癖的执着,也就是说,他将“恶”放在完全的对立面,不愿用,也不会用魔剑。第三,阿浪绝不会弃普通人的性命而不顾,但保护他们的唯一方式,就是使用丧月之夜。这一手不仅消解了阿浪单兵作战的优势,还利用阿浪的道德心给他设了个套,牵制了他的行动。结果阿浪左支右绌,被打得相当惨。然后殇叔从天而降,英雄救美!对比浪和殇使用魔剑的方式,就能很明显地看出,两人的“保护”是完全不同的风格。浪一直试图独自挡开所有威胁,如慈母;殇则顺势而为,让傀儡兵去做到他们能做到的事,而他,则保证他们能尽情地大展拳脚,如严父。这个差别非常有趣,浪跟世人很是疏离,他总是以自己的方式来保护,很少或者几乎没有考虑依靠他人的力量。殇却熟稔世事,在人群中完全可以如鱼得水,只是选择了独来独往。这个点以后有时间可能会再写一篇小论文,品起来太妙了。回到这集,官方发糖,势不可挡。聆牙神助攻,一句“不患哥哥”叫到心坎上。唉,你俩是什么神仙眷侣!

最后是一个吐槽:明明阿浪伤的很重怎么打完就跟没事人似的了!中间绝对跳过了什么吧!比如渡真气疗伤之类的!给我吐出来啊喂!!!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