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当时因为这个主意非常突发,大家都快开学了(尤其是我),所以我就紧赶慢赶地把开头给写了出来。但现在看感觉除了把人都给搬出来其他什么都没说!大家说的很多有意思的梗也没有加!不过好歹是把祖宗驮小白这个我挺喜欢的场景给写出来了,嗯。阿南画的好还原啊我超开心的!包括被忽视的王道长也表现得超到位!x我是来拉低平均水平的谢谢大家(鞠躬)

乔木繁璟:

【亮青群接龙活动】
第一次玩接龙……太太们异常的给力

以及我完全不会搞长图……格式什么的大家凑合着看吧😂

再次安利邪教

第一棒黛子:

有一张表情在异人界里流传甚广,原图是一只沙滩上的小鸟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爪子,似乎是想要去触碰海浪,却又不敢走近。不知是谁给这只小鸟画上了术士的道服,配文:在天道的边缘试探。
在网络时代能迅速风靡起来的表情,一定是一针见血直达本质的。所谓术士确实就是这么一群人。天道不可道,他们就非得去试探天道能道到什么地步。这直接关系到他们的战斗力。
不过天道也是有脾气的,试探得过分了,它也要施展神力狠狠教训这些小子一番。
所以诸葛青和王也,这两个术士里的佼佼者,在罗天大醮上正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突然白光一闪,接着“咚”一下,就摔到了一片海滩上。

洛小叶独自一人坐在海边,海浪拍岸,虫鸣散落在草丛间。突然间“咚”的一声,她下意识地大叫了一声“呀!”然后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的海滩上栽了一蓝一黑两个人。
最初的几秒里,世界是静寂的,静寂中仿佛有一个写着“加载中”的小圆圈在转啊转。大脑也是一种程序,需要时间处理全新的信息输入。
这时候,蓝发的青年撑起了身子,把吃进了嘴的沙子给往外吐。
当时的洛小叶,已经整整想了一个小时的“先生去哪儿了”“先生怎么还没来”“先生是不是去给我准备什么大惊喜了”“等会儿先生回来我要从哪个角度扑上去”这样的问题,加之月光皎洁,月光最容易把心上人的样子投影在现实中。
于是她就毫不犹豫地扑向了诸葛青。
“先生我可想死你了!”
然而,她却一下就被推开,摔回了地上。
当时的诸葛青,刚刚见识了风后奇门那不可思议不可捉摸的强大力量,心里满是不服输、不相信的情绪搅起的惊涛骇浪,加上又突然经历了巨大的场景转变,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这时候什么东西扑上来他都会下意识地推开。
不过当他发现躺在地上摸着屁股喊疼的只是个小女孩之后,他就冷静下来了。
“你不是先生!”洛小叶哭了起来,“先生才不会对我这么粗鲁呢!我摔跤了他还会帮我擦鼻血!”
诸葛青迅速地对洛小叶的威胁度作出了判断:明显感觉得到有强大的炁,但没什么敌意。而且她哭唧唧的样子让他感到很难办,因为这让他想起了白。
“对不起,”他朝洛小叶伸出了手,“刚刚是我不对,摔到哪里了吗?”
洛小叶忽然止住了哭泣,她定定地看着朝她伸出手来的诸葛青,迟疑地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
“大姐!离那个人远一点!”刘翼德和关羽赶了过来,站在洛小叶身后一左一右恶狠狠地盯着诸葛青。
诸葛青的心里此时万马奔腾,他就不小心弄哭了一个小姑娘,怎么就得罪了这么多人啊?
“你确实不是先生,”洛小叶开口了,“但是你伸手的动作怎么那么像他啊!”
我也不知道啊。诸葛青心说。
“难道你是先生失散多年的弟弟,趁着群英会的机会来找他的吗?”洛小叶开始自顾自地猜测起来。
“别信他大姐,这可能是他骗取信任的手段!诸葛亮那家伙从来没跟我们提起过他的家人!”
“叫先生!”洛小叶跳起来就给了刘翼德一个爆栗。
当时的刘翼德,心里有一万个委屈。本来大姐说今晚月色不错要跟先生出来赏月,刚出来诸葛亮就被一个神秘兮兮的人叫走了丢下大姐一个人,大姐居然不生气也不想回去就那么傻乎乎地坐着,他跟关羽只好在一边的树丛里守着大姐的安全。海岛蚊子多,他俩都给叮出一手臂的包了,结果还被大姐打了爆栗。
诸葛亮就是个妖孽。
正在这时,突然又来了一声大叫:“哥?!”
大家齐齐往声音的来源看,只见诸葛亮仍是一副优游从容的样子,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走来。
“看吧,我就说我没有弟弟。”他微微笑着,朝骑在他脖子上的诸葛白说道。
当时的王也,还在思考他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说话。

第二棒p1阿南刻
第三棒p2怪哉
第四棒P3安铃
第五棒p4秋子
第六棒P5糜酒

第七棒乔璟:
  王也十分镇定地站在一旁,试图搞清楚现在的情况。
  嗯,他,武当王也,罗天大醮对上诸葛青拿风后奇门打败了他,然后这熊孩子非要自残一般的开阵算他的来路。结果他一靠近,一道白光闪过。王也一惊,心想哇诸葛青开个眼都能当镭射灯使他们家真省电钱,但几乎同时失重感就扯上了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和诸葛青一块落到了沙滩上。
  晴空万里,海风阵阵,细细的沙粒柔软温热,你别说这风景还蛮好看。
  ……我这不是还在梦里吧。王也有点懵,他揉揉眼睛,然后看向诸葛青,“诸葛青你这是什么——”
  话还没说完呢,一边就有一人扑向诸葛青
  “先生——”一个萝莉音。
  诸葛青一巴掌给扇开了。
  ……这小子就这么对姑娘是怎么有那么多粉丝的。
  然后那小姑娘就哭了,诸葛青慌慌张张地安慰她,再然后那边诸葛白也来了,缠着一个……长得特别像诸葛青的人闹。
  ……这都什么神展开啊。
  问题是,王也拍拍身上的土,眉头皱着,问题是,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来到一个未知空间,那罗天大醮那边呢?还比不比?
  “我说,诸葛青……”王也上前试图和哄萝莉哄得焦头烂额的诸葛青交流,结果这时那边一声大吼。
  “妖人!离我们大姐远一点!”
  然后一根类似大棒子的不明物体就冲着诸葛青打上来了。好在诸葛青反应快,眼疾手快地把那个萝莉护到身后,同时定中宫、踩吉位,用风绳刚好拦下了那一击。
  嗬,王也在心里咂咂嘴,这一下可是够重的,要是挨上了得直接废在这。诸葛青这边暗道一声不好,自己刚受了点内伤炁运的本来就不太开了,来不及出下一招这兄弟就又来,而且王也站的太远也来不及帮他——
  “坤字、土河车。”
  诸葛青前面直接堆起来了一座沙山。
  王也没来得及出手,但看到这个架势愕然地转头去看出手的那人。那个人就是诸葛白缠着的、长得很像诸葛青的一个青年,短发齐耳,眯着眼睛笑的温柔又深不可测。
  “翼德……这人没有恶意的。”那人说,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诸葛青身后的那个萝莉欢呼了一声,“先生我想死你啦!”
  那人身边涌动着极不寻常的炁,若有若无,很难感觉到,他的步伐很随意,但步步都在吉位。再加上方才那一记土河车……
  修为远在自己之上的武侯奇门术士。王也想。
  “你是……诸葛青?”那人问道,诸葛青蹙起眉看着这人,显然他也大概预测到了这人的实力,心下更加惊讶,“是。”诸葛青规规矩矩地答道。
  “唉……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啊。”那人叹气,“你们……你们可不是这里的人啊。”
  “您是……?”
  “诸葛亮。”那人干脆利落地答道,看见诸葛青和诸葛白明显想开口反驳的样子抢着说了一句,“你们听我解释一下这边的事情。”
  然后就是一段颠覆这三个外来者世界观的讲解。要不是那边的张飞还扛着一个类似于棒子的不明物体大摇大摆地在他们跟前站着,王也准觉得这人是哪个传销组织跑出来的。
  ……这都什么事儿啊。王也捂住眼睛。身边一阵暗香传来,一个温柔好听的女声响起。
  “真是有趣……”王也侧过头,看见一个美丽女子正微笑地看着他,一双妩媚的眼睛微微眯起,“你也是外来者,请问先生怎么称呼?”
  王也抱拳,“武当王也。”他简简单单地说,在接受新的世界观的洗礼后对这女人的身份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女施主是黄月英转世?”
  “聪明。”黄月英笑道,“很惊讶吧?我是不知几世的黄月英,但先生还是当年的武侯。”
  “是啊。”王也眨眨眼,“那……您找我还有什么事?”
  “啊……没有。”黄月英神色犹豫,挣扎了一会儿后深吸一口气,问道,“请问……王道长祖上有没有一个叫王司徒的前辈?”
  “……”
  
  诸葛家的兄弟知道这个消息后震动很大,诸葛白年纪小,而诸葛青在短时间接受了来自一个道士的阵法碾压、穿越到异世界以及在这里自己老祖宗还活着的事实,一时间宝贵的脑子不太够用。在一阵尴尬的沉默中,诸葛亮不愧为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直接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没关系的,你们要实在接受不了我可以帮你们把这段关于我的设定给抹去。”
  “……”
  “先生需要我去叫左慈吗?”黄月英问,诸葛亮摇摇头,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不用,只要造成轻微的脑震荡就可以了。”
  “祖宗好,恕小辈无理。”诸葛青当机立断。
  ……这人还真是够惜命的。王也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哈哈哈,没事没事。”诸葛亮上前揽住诸葛青的肩膀,“来,去我们的住处好好休息一会儿?反正你们那边的时间现在应该是相对静止的。”
  “好呀!”诸葛白立刻答道,他刚才和身为刘备转世的洛小叶结成了某种奇妙的友谊。聊的正开心,诸葛青也乐意跟这个气韵清幽、有惊世之能的祖宗多呆些时候,也跟着答应了,眨眼间沙滩上一堆人走的干净。
  ……这是从头到尾都没我事是吧。王也忍着骂人的冲动,手里捻着刚才黄月英给的一张据说是能回去的符,想了想实在觉得不用等诸葛兄弟,然后坐下运炁,把炁运到了指尖,心里哀叹。
  这都叫什么事啊……
  
  诸葛家兄弟在蜀国众人的房间里呆了一个下午,出乎蜀国众人的意料,诸葛亮似乎各位喜欢诸葛青,不知道是不是他们长得比较像的缘故。
  “……其实祖宗您可以尝试一下九分牛仔裤和白衬衫类似的组合,您这么瘦穿这个肯定是好看的……”
  “阿青你这衬衫都脏了……对了你这皮鞋还是挺好看的……”
  “嗯?不不不祖宗我不喜欢涂指甲油……”
  “指甲油很好看的……”
  好吧看来不是——精致boy之间总是很有共同语言。黄月英十分肯定地对扁鹊说。文兵先生低头看医书,连眼神都不想给一个。
  直男最后的倔强。
  
  总而言之,还算愉快的一段经历。
  诸葛亮跟诸葛青相互加了微信,临走前还开着美颜自拍了好些张,诸葛白手里抱了一堆洛小叶给的零食,一行人说说笑笑地再次来到海边。
  “我会找时间去看你们的。”诸葛亮说,伸手摸摸诸葛白的头,“阿青的功夫不错……小白你回去要努力了。”
  诸葛青向着诸葛亮规规矩矩地行了礼,诸葛亮笑的很温柔,“好了……你们去吧。”
  语毕,脚尖微点,手上拿了张符,口中念了几句,白光乍现,刺的睁不开眼。待众人再看向阵里时,诸葛兄弟已经不在了。
  “呵,”诸葛亮轻笑了一声,“看来……我的后人们过的很好。”
  “其实今天是先生把他们叫来的吧?”黄月英笑着问道,诸葛亮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是啊。”
  “不过……那个小道士是怎么回事,我就不知道了。”诸葛亮补充道。
  因为不知道所以根本就没管对吗……黄月英在心里暗道。
  “那个小道士修为很不错,而且也是个术士……”诸葛亮继续说,“阿青今天就在他手下败了。月英,我看见你跟他说话了,他是什么人?”
  “武当,王也。”黄月英说。
  空气安静了几秒。
  “他祖上有没有一个叫王司徒的前辈?”



乔璟的接龙小剧场:
就是,刚拿到上一棒糜酒太太的图的时候满心都是,哇你们画这么好看我怎么接……⊙▽⊙
因为我同时还是这个活动的……主持人吧算是,所以前面所有太太的我看了……然后大家的剧情就很迷,整体来讲就是先生阿青小白小叶小翼几个人在海滩上愉快地玩耍……
所以说道长呢……⊙▽⊙?
我想这不行呀,道长好歹是我们脑洞里的重要人物……但想想不会写于是就让道长来说相声……
总之我拉低了接龙的水平……(愧疚)
最后祝大家吃粮愉快(ฅ>ω<*ฅ)

评论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