瑷晴

想了想先生回到八卦村里,这个村子已经同一千八百年前大不相同了,他定下的家训抄在家家户户的门板上,他开创的武侯奇门潜隐在每一个人的炁中,甚至连邮局都要冠上诸葛二字。他的痕迹到处都是,然而他已经不属于这里,不属于这个年代了。各人自有各人的命运,各人自有各人的幸运与劫数,没有什么地方留给他。天道早在一千八百年前就判定他死了,这以后的世界,本该与他毫无干系。当初若阵法成功发动,也不会有如今这番感慨。可惜他总是功败垂成,功败垂成。

敏锐如阿青,应该能觉察到这份孤独吧。他估计也不会说什么,就每天过来跟祖宗聊聊天下下棋,帮他打发最后这几十年。
在千年的孤独面前,他还有何可言呢?

评论